首页 > 作文 > 正文

诗词见证下的蜕变

—— 乱世美人李清照

有些人,有些事总是如淡烟薄雾,在岁月的流逝中渐行渐远。只是,当我们偶尔回望一下千年前的风雨时,总能看到那个站在世纪的高阁之上,俯视众生的孤单寂寞的灵魂,那个傲然屹立于词之帝国的奇女子。

她是婉约派词人中的一朵奇葩,却也有隐于灵魂深处的豪放和不羁。但是,这种外表看似完美的融合却是付出沉重的代价蜕变而成的结果。千年之后的我们,不能给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站在至高点的女词人一个完美的解说,也许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对这种悲哀无能为力。幸好,她笔下的诗词便足以见证她的蜕变经历了怎样的艰难,见证她从异乡到异乡却找不到故乡的凄苦和无助。

出生于大明湖畔的李清照有着湖水般的宁静与细腻。泉水人家,垂柳依依,不涉贫苦的环境为李清照恩赐了快乐的童年。她的少女时代亦是明亮欢快的。“常记得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首词便记录了李清照自在浪漫的少女生活。清新,自然的笔调之下。流淌出她细致安然的青春。

无论是“小院闲情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的伤春情怀,“昨夜雨疏风骤,沉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的惜春之情,还是“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天真羞涩,都折射了她少女生活的安然和无忧。

或许,千百年来,缺少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人生。自古以来,人们以爱情的名义相互寻找。跋涉万水千山,却不知疲惫。很幸运,李清照找到了赵明诚——唯一一个给了她甜蜜爱情和幸福婚姻的人。他们之间的爱情在那个夫权肆虐的年代,对大多数的少男少女来说都是一件奢侈品。尽管他们的幸福没有延伸向永远,但又确确实实地给了千年之前的他们,千年之后的我们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暖。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包含了李清照对丈夫赵明诚的无尽的思念。虽然饱受相思的折磨,可是,知道远方有一个人也在思念着自己,自己所爱所等之人也在牵挂着自己,也是一种很极致,很唯美的幸福吧。“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痴心的盼望着“归鸿”能给自己带来丈夫的消息。有可思可想之人,也许就是一种最大的安慰了。“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亦是这种幸福思念的真实写照。

总是感动于她这种细腻的感情,也羡慕这种坚韧的爱情。可是,我们的祝福还没来得及送出,就已经物是人非。赵明诚的辞世对李清照来说是一种致命的伤,注定了她一辈子也走不出这一片阴影。“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归何处?从赵明诚离开的那一刻起,她便无家可归。生,也不过是一具躯壳。“以桑榆之晚节,配兹驵之下才。”她和张汝州的相遇本身就是以错误。错误之后的寻寻觅觅,寻到的也只有冷冷清清,凄凄惨惨。但这一切,又不是她的错,追求幸福是没有错误的。我们也不能不这一切归咎于命运。命运,从来就像握在手中的棋子,这颗棋子对自己安身何处,别无选择。

家仇国恨,仿佛永远都是不可剥离的。只有二者结合,才能彰显磨难的重量。被迫南渡之后,李清照亦以男子的豪放写下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得雄壮诗篇。这不仅仅是历经磨难之后沉淀下的泰然,更是在看到些朝廷苟且偷安之后的情不自禁。她的爱国之情,位居她的个人伤痛之上,折射出的是豪迈的光辉和令人心疼的痛。女子何尝不英雄?但是一个国家跌跌撞撞走到了需要一个女子站在风口浪尖之上呼喊的时候,又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有快乐,有悲哀,才是完整的人生。这是不争的事实,还是我们的聊以自慰?李清照的一生,写尽了凄婉。她就像一叶扁舟,漂浮于浩淼的大海,找不到停靠的港湾。没有谁能给她这片港湾。

千年之后的你,我,我们,有谁,可以读懂她的心?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