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 > 正文

那年夏天,你决定和叔叔一起踏上南下的火车。

那天,天气闷热,树荫里的蝉儿,一下一下的拨动着看不见的弦。你已经整装待发,小小的只能装下几件单薄衣物的行李箱安静的趴在你的脚旁。

我固执的不肯发出一个音节,只是死死抓住你的衣角不肯放,哪怕一秒,而你只是摸摸我的头,躲避我的视线,低声嘱咐着那些已经说过无数次的话语“乖乖听话,好好学习”。

你轻轻拉出被我拽住的衣角,走上前,给了母亲一个拥抱,我不知道你低声对母亲说了什么,却看到母亲红肿的眼眶又红了几分。

门外汽车声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响起,我们都知道,有些事情已无法改变,你弯腰提起行李箱,然后努力扯起嘴角,继续最后的伪装。你总是以为你小小的女儿不懂伤别,所以总是反复说着爸爸只是出去短短一段时间,却不知道她早已从你皱起的眉纹里觉察出生活的艰辛。知晓你离家的原因,甚至已经开始猜测你离家的时间,到底是三年,还是五年。

你打开门,门外的阳光倾斜在你的身上,却是淡淡的,仿佛不带一丝温暖,你转身,再也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停顿地走进外面那片突然变得刺眼的白光里,我却从你暖暖的脚步里觉察你的眷恋,你的不舍,你的无奈……眼前不知何时变得一片模糊,各种颜色没有界限的交织,晃动,一滴泪滴落,又回到清晰,回到那清晰地惨白。

我知道,如果可以,你绝不会离开你心爱的家人,踏上未知之旅,是生活的担子太重,你只能承担。

我知道,你也曾犹豫,你也曾胆怯,只是你更明白作为丈夫与父亲的责任,你选择承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