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 > 正文

多年后,故地重游,那座承载了她无数回忆的公园早已成为一片废墟。单调,黑白,苍凉的背景之上,绽放出一朵花。经阳光的照射,花散发出几缕芬芳。

故地让她忆起那段磨炼,那段几乎令她精神崩溃的岁月。

17岁那年,她读高三。因为是留宿生,一个月只能回家一次。她对家人的依赖超出了正常的界限,以至于只要有一点点不适就萌生回家的念头。她会任性地因为学校食堂做的饭菜没有母亲做得可口,就打电话给正在工作的母亲,让母亲送吃的东西过来。

放纵自己的任性,追求所谓的自由!父母的宠溺,朋友的庇护交织成一层厚厚的茧。她将自己包裹起来,以为在这茧的包裹之中就是幸福。却不知就是这茧缚住了她所有力量的源泉,抹杀了她所有坚强起来的可能。除去那层茧,她不过是一团懦弱。

那年夏天,她的命运被上帝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似乎是以这个玩笑为开始,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帝连哭诉的机会也不给予她,就将她的青春拖得曲折了。

她先是与舍友发生口角,进而发展到全宿舍的人都对她心生芥蒂,而后连自己多年的好友也弃她而去。她高三那年,家庭变故突如其来,最疼爱她的母亲身患癌症。此后,天价的医疗费用像她们这样一个中等收入的家庭怎么能够承担得起?

曾经可笑的以为,被父母疼爱的生活会一直延续下去。以为父母亲会一直疼爱她,做她的保护伞,为她抵挡一切灾难;以为父母是她的避风港,在他们的怀里就可以忘却所有的悲伤和疼痛。

可以为终究只是以为,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设想罢了。现实永远不会像“以为”的那样进行下去。

她忘不了和父亲一起去探望母亲时,母亲那张红润的脸变得苍白;秀丽的长发因无心梳理而显得凌乱;那双原本明亮有神的眸子,此时显得浑浊空洞;为她做了无数次饭菜的手也日渐干瘪。医生与父亲的谈话,父亲紧锁着的眉头,眼中噙着的泪,难过的神情,紧握着颤抖着的拳头,这些让她意识到母亲的生命正如黄叶将要凋零。她感受到那层茧正在一点点皲裂。茧壳外残酷的现实刺痛了她的双眼。

医院外,一条白茫茫的水泥路。湿热的天气,毒辣的阳光。总是沉默不语,气氛很压抑。她低下头跟着父亲走,裸露在外的皮肤被烈日晒得生疼,仿佛要绽裂开来一般。而丝织物覆盖下的身体早已渗出了一层层密密的汗水,衣服的颜色也因此更深了一层。她看着父亲的背影,发现父亲突然间苍老了许多。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一开口就是干燥的热,嘴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母亲不在的日子里,房屋显得脏乱许多。节假日回家时,也见不着母亲给她做菜、为她忙碌的身影。饭桌上只有奶奶留下的一两盘小菜,孤单地摆放在那里,再也没有从前母亲为她所做的香气四溢的饭菜。父亲为了照顾好母亲一下班就赶往医院。

也不可以再纵容自己,动不动就回家。任性的要求母亲送来她爱吃的东西,由着她发她的公主脾气。

深夜,她将自己藏进被子里,盖了一层又一层。可寒冷和恐惧还是从她的心里散发出来侵袭她的身体,让她无法入眠。可她不敢动,她觉得她的身体里盛了满满的眼泪,一个翻身就足以让她的泪水流下。

她明白自己不能再生活在那层茧的保护之下。她必须学会坚强和独立,习惯这样的日子,她明白只有坚强起来并照顾好自己,才不会让母亲牵挂。

她不再任性地要求些什么,微笑着面对身边的人,不再乱发脾气。竭尽全力地奔赴她的理想,几乎是拼命地在学习着。回到家便动手整理房间。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前她最讨厌且最不愿意做的。可现在她心甘情愿地做着,没有一点点的抱怨。

渐渐地,身边的人都发现她变了。变得温婉体贴,优秀坚韧,甚至还做出一手好菜。

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她所付出的努力。为了追上频繁请假而落下的功课,她点灯到凌晨。第二天难免睡意浓浓,她让同桌掐她的手,直到她清醒,以至于她的手上都是一块块的淤青。刚开始做家务的时候,因为以前从未碰过这些活,总是不小心撞伤;做饭的时候被滚烫的油伤了手,起了水泡。刀切到手指,血往外流,泪朝心流。因为做得不好,倒掉觉得浪费,便一个人吃下许多菜,到夜里胃痛难忍。但她没有哭,她硬忍着。

在那段黑色岁月里,她已经成长为一个坚韧顽强的孩子,不惧风雨和困难。脱去了那层茧幻化成蝶,舞出生命的精彩。

她的母亲康复是在她考上大学后的事了。虽然家里不似从前那般宽裕,可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便是幸福了。母亲痊愈之后,硬是要给她做一桌子菜。她明白母亲对她的愧疚,微笑着没有阻止母亲,看着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不由得流下了热泪。

她也终于懂得,老天给予人所设的路障不是要试炼你跳得更高,而是要你多绕着路走。看曲折之路的另一番风景,以较长的挫败磨亮你的生命质地。

历经磨炼,才会坚强。如此方能领悟生命的真谛。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