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稻花香里说丰年

大学刚刚毕业的表哥,放弃了在城市里优良的工作条件,回到了穷乡僻壤老家,安心当起了农民,这很是让我不解,这“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生活,比起城市里宜人的风景,有什么好的呢?正值盛夏,想起表哥一人辛苦劳作,得了空,便去拜访。

       一下了车,便活生生地从天堂掉下了地狱,周遭事物尽为烈焰掩盖,正午的太阳正烈,灼灼光芒刺得大地都快开裂了。远处,恰似起了一阵裹挟着火焰的龙卷风,恣意地席卷着这片安宁的大地,哪里有什么风景。流火一般的风,掀起稻尖,一如那层起叠嶂的峰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热浪和着夏意,吹打着农人。

“表哥!”金黄里升起了一张微笑着脸庞。

        进了表哥简易的小屋,方才避开了太阳的残酷的鞭笞。“你怎么来了?”将我拉进小屋的表哥,一面卸下草帽,一面抹去已经流成溪流的汗水,“这么热的天,来看看你呗!当农民真的有那么好吗?”表哥笑笑,歇息了一会,找来了另外一顶草帽,让我顶着,说:“好不好,你自己来感受这的风景呗!”两人又回到了烈日下。

        我们来到表哥的稻田,表哥递来一把镰刀,便去一旁忙活了。我抬头看看,田里金黄的稻子连城片,间或有谷堆矗立,还真有“家家获稻积如岑,不问山椒与谷阴”的感觉啊!拿着镰刀,不知如何使用,看着一旁的表哥,顶着帽,弓着腰,拿着锄,一下一下,好不熟练!我也照猫画虎地学着表哥的动作,割起了麦子,抓住一把稻子,从根部割下,可不知是怎么了,每次稻子都叛逆一样,不肯乖乖束手就擒,从我手中调皮地溜走。好不容易抓住一把不多的稻子,刚准备下刀,稻子却又一次松开。无奈,我只好重新来一次。生硬的刀刃碰到束成一捆的稻子,便是再锋利,也使不上劲,我来来回回割了几次,才勉强割下一把,回头看表哥,早已离得远远的,割过的稻径上,堆满了金黄的稻子。我不甘心落后,便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不大一会儿,太阳便敛起了光芒。“大妈,还没有忙完啊?”一阵招呼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抬头一看,一个与表哥年纪相仿的青年人,正对着一旁急急忙活着的大妈招呼,“是啊,明天快赶不上时候了。”,田里几位农人听见了,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来到了大妈的田里,帮忙干起了农活,表哥也在其中。我随着大伙加入了给大妈帮忙的队伍。大家齐心协力,太阳落山时,便快结束了。表哥抹去汗水,向我解释是:“大妈的儿子得病去世了,生活不容易,所以村里的人都为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心里渐渐泛起了阵阵暖意。

       坐在草堆上,太阳的影子拖的很长,就像这浓稠的时光。夕阳普照,这堆满了稻堆的天地,尽显出了别样的美丽,看,这不正是米勒的“拾穗者”吗?表哥摘下草帽,轻松地叹了口气,说道:“农民就是这样淳朴率真,看似无聊,辛劳的日子,却也总有些不经意的美好点缀其间。美丽的风景,都是人们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谁规定风景一定在城市里?”我低下头,看着手心磨出的血丝,笑了。      

微风拂来,满是稻香。草堆上,两人“稻花香里说丰年”。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