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偶得的美好

“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而我们呢,日历仿佛就是时间。在这样的岁月里,竟有些偶得的美好。

  秋意渐浓,星群都躲到月亮后面去了,独自漫步在空荡荡的街上,一个闪着绿荧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机械地挥舞着仙女的衣裙,荧光条在月光下胆怯地发着光亮,昏暗的路灯无力地伫立在落叶旁,一片静谧瑟奇。不知为何,我的心头突然涌出一种“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的愁恼肃杀之感——屡次“失意”是我的垫脚石还是隔离墙?

  黑漆漆的暮色似墨水般从树顶流下来,一位秋的使者突然拂过鼻尖落下来,我伸手把他擎住,这是一片伤痕斑驳的枯叶,它的根末由粗变细,由深变浅,我仿佛目睹了一个生命从争夺营养到挣扎落下的全过程,信手拈来一句诗“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用来形容它生命的源泉其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二天黎明,阳光明媚。

                           二

正午,被窗外响亮清脆的声音一惊,准备推开窗以大姐姐的身份训斥他时,却发现那是一声声动听的赞歌——正午的阳光映在他的身上,深红的短上衣和浅白色的裤子交相辉映,他不停地玩弄着身边的树枝,像只猴一样在花坛间蹦来窜去,花儿都被吓住焦急地望向天空。只听顶楼传来细小的应答声“我马上就下来!”而另一头呢,人在卖力的嘶吼着对方的名字,引得路人面面相觑。

  我突然想起,这,不就是我吗?每天清晨如同公鸡报晓般准时喊起挚友的芳名,把她的名字正着念、倒着念、分开念、只为那童真岁月啊……

  少顷,楼上的小伙伴终于收拾停当,两人一前一后,欢喜地跑到水池旁追逐打闹。午间的燥热,一扫全无。

  又无声的风,托住了夜空。喧嚣与人语,绕行至云深之处,蓦地绝尘归返。几点星光,眨着眼,似在聆听。“这是岁月的留白,童年的去隐,天各一方的惆怅”,郁郁无法排遣。

  水中望月,朦胧而不可晰,纷至沓来者落英赋予了它感受阴郁后这些偶得的美好吧。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