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幸福,刚刚起航

      感谢,在朴素淡然的岁月里,许我一段岁月静好、安然向暖的时光,最简单的日子里写满最平实的爱,自此后,逝去的时光如世上最浓烈的酒在岁月里窖藏——美好的记忆,我用一生的岁月回忆、一世的柔情守望。

                                              ——题记

      低首,云影清浅;回眸,绿意浓稠。暮色斜阳里,将最后一缕夕阳捧读成一阙宋词,将字里行间流转的美,读出满口的幽香。而这样的时候,是最适合回想前尘旧梦,回想那流水般逝去的日子,于是,从前的旧时光便会呼啸着奔来。

      那时候我还尚小,父母也正年轻,对于我的出处父母有着惊人之语:有时郑重其事地说我是他们好朋友寄养的,有时说是洪水过后的幸运儿,但更多时候则是说早上开门后,发现包在了小花被里的我,被他们抱回后千娇百宠得养了起来。每当妈妈说的起劲时总忘不了拿出一个小花被给我看:“你爹妈真狠心,那么小个的粉团儿,用这个被一包便不要了。”一开始,我总是含了泪巴巴的跑到爸爸那儿,希望爸爸给我个暗示,但爸爸只是意味深长的笑笑说:“可能是真的吧?”然后看着我急赤白脸的样子笑个不停。

      慢慢的,再用这招逗我不但不再灵验,我也知道使用离间之术了。有时,跑到妈妈面前说:“今天,我爸的皮鞋都能照人了”“爸爸一个人在镜子前偷笑了十分钟”“爸爸今天打扮得可洋气了”;有时又对我爸说“我妈又买了一支口红”“我妈的裙子一天都换两次了”。于是,每到下班之后,爸妈便争先恐后地喊道:“丫头,快汇报汇报爸爸(妈妈)的新动向。”然后,在爸爸妈妈会心的眼神里,笑便溢满了每个角落。

      电视之争几乎是每晚都会发生的。我爱看少儿,爸爸则逢球必看。于是爸爸任由声震四方而意志坚定,我则“腿可断,脚可无,手中的遥控器不出手”。最后,我们父女二人就石头剪刀布定输赢。妈妈在一旁煽风点火让战争更激烈的同时,早就渔翁得利看起了肥皂剧。慢慢地,我们发现了妈妈的阴谋,一致对外了起来:在少儿节目的时候资源共享,且还边看边交流观感。于是妈妈便对我们爷俩说:“不对我好点,是希望我离家出走,还是‘悲剧’上演?”“悲剧”是邻居家的亲戚,因夫妻不和,妻子离家出走一年后寄回一张离婚协议书。男人在签字后一月内再婚,却从此家无宁日,逢人便说“衣是不如新,妻还是旧的好”。私下里,我们都以“悲剧”称之。

      岁月浅唱,花落无声,一季季的到来,一季季的离去,我们始终都在前行着,回眸过去的岁月中,浅看现在的时光,时光清浅,岁月嫣然,剪断流年。幸福,才刚刚起航……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