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此岸浪花,彼岸人家

小寒窗,几经沧;惹人怜,未仓皇。

  —题记

  眼底,一层一层的浪花连绵着被激起,忘了身边的哭和笑;瞬间跌倒在小船的颠簸之中。原来,我来过了,只是,你已经不在了。仅以此怀念我的少年,祭奠你的绚烂。

  眼前的山,是一重一重的青,看似没有尽头地嘲笑着此刻的无奈;在不到边的苍穹,有你倒映下的笑脸;我回头看,只见,薄雾绵绵。闭眸的刹那,闻到了江水的腥甜,足以冲淡你我间所有的思念;有冬的寒,有春的暖,也有秋的瑟,也有夏的酷炎;忘了说,你没在身边,不是黑夜,我看不到天空中那颗因你而亮着的星星,失了光彩,淹没了颜色。然而,天空不知为何?依旧亮着。

  脚下的水,是一层一层的绿,望不到底,绿得深沉,绿得苍凉,不是悲伤,却让你彷徨;流焰的沧桑,隐约会让人绝望;我的痛,如同怎么也回不去的念想,猛然间,断了线。

  山水交融的那石刻里,似被搁浅的线段,沿着这江水,演变成了直线,被无限的延展开来,似圆,然而没有了起点,也没有了终点,如傻瓜一般,站在那里,等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人,我失笑了。

  究竟是谁,这样反复无常的没有结局的周而复始,厌了,倦了;有多少个梦还可以做,还要做多少梦,一切还不够吗?

  天飞起了小雨,稀稀疏疏,疏疏稀稀,敲击着窗户,连着窗帘,偶尔也嘀嗒嘀嗒,我不知道,远在另一个天堂的你是否能够看得到,雨丝斜飞,风声萧瑟,别了,忧郁的你,远去的你···

  此岸是浪花,彼岸是人家,而我,不知道,此生能否渡过这条从未变更过的青色的河;花儿开了,谢了,就这样,无所谓难过,无所谓悲伤,人生无常,世事匆忙。想太多的措辞,来不及的荒凉,一路伤亡……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