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家庭趣语趣事录

生活的往事至今回想起来就如同海边因清新海风吹动的银铃,细细品味,还有笑声在回荡。

                                                            ——题记

篇一:没有酸菜的酸菜鱼

    今日,吾妈上班工作,吾爸六时早已离开,家中唯吾一人,杂事及饭菜非吾料理不可。

吾惶恐,睡到七时便匆忙而起,刷牙、洗脸后,吾眼尽剩茫然。倏忽,吾之手机铃声响,显示为吾妈。少顷,才明白,中午吾爸回来吃饭,吾非在此之前完成洗碗、做酸菜鱼不可。

洗碗于吾来说自不在话下,三五分钟便已搞定。唯剩做饭了,蓦然,吾心中如乱麻的心情平静如海,大有大干一场之势。

平复好心情,吾打开火候,倒上油,热好。本以为一切皆安,却未想油点蹦跳成性,当吾举着砧板“护驾”之后,锅内油早已尽矣。

吾心中哭笑不得,又倒好适量的油,将酸菜翻炒至香,倒上乳料、香料,加上一大碗的水。可悲催的是,倒上水之后,酸菜尽呈墨黑色。吾心中简直要一口血水喷出,都没酸菜了,怎么做酸菜鱼?果然吾不适合做菜。

打理完焦黑的酸菜后,令吾头疼的是,还有吾妈腌制好的鱼没有派上用场。悲伤感情色彩覆盖全身的吾只好把那少得可怜的调料再挤挤,同时有点后悔当时的行为——为了入味,几乎把全部调料都挤出来。不过,这些都毫无例外地烧焦了。

吾又第三次再把锅倒好油,把鱼放入,有放好调好少量香料的香汁,放好锅盖,潜逃五分钟。

约莫五分钟后,吾奉命而归,浅尝一口,嗯,味道还不错,就是这模样有点怪。只见那漂浮着密密麻麻油点的清汤上漂着一两根可怜的酸菜,下面是肥美的鱼。这是一碗酸菜鱼,不过酸菜呢?酸菜呢?

                 篇二:吾妈的审问

下午四时十分五十六秒,电话响起了。是吾妈!心中顿时焦虑感油然而生。“贝杰,中午做的酸菜鱼怎么样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妈妈,味道挺不错的。只是因为酸菜烧焦了,所以酸菜鱼里没酸菜。”“没酸菜的酸菜鱼……”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吾惧矣。“哈哈哈,晚上我来掌厨,学着点!”吾心中大释,“好嘞,全凭母亲大人吩咐!”“哈哈哈……”

                    篇三:电话后

    “吓死我了,搞得这么神秘,还以为吾妈为了锻炼我,晚饭也全权交付于我了呢!”

听,海风的声音!看,那是大海在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