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我是他哥哥

“姐姐,姐姐!”

那天傍晚我放学回家,忽然背后传来一阵喊声,稚嫩又纯真。我转过头定睛一看,原来是夏莞尔的妹妹在喊她。夏家小妹,胖乎乎的,扎着一对丸子头,跑起来十分可喜,但大抵是我看得出神,眼睛眨了三下她就到了莞尔身边。她俩说着,笑着,不一会儿就被夕阳的余晖洒满了全身。祥和。美好。满足。

“嘀——”我被鸣笛声拽回。转身又赴征程。

回家后,还没等妈妈怪我回家晚,我就道出了我突然萌生的想法——我想有一个弟弟。

听罢,爸爸妈妈面面相觑。支开我谈到了晚上。

终于。妈妈告诉我,他们答应了!

自此,我一直在幻想着这个即将降世的小生命。早晨,他会不会偷偷爬上我的床,倚在我的身边又入梦乡?中午,他会不会拉着我的一根手指闯进青葱的树林?到了晚上,他会不会晃动我的胳膊,哭闹着,讨一个故事?喜欢看他香甜的睡脸,喜欢牵他白嫩的小手,盼望着他的到来!

他发出第一声啼哭时,我十岁了。

我双手挺着从妈妈怀里接过他时,他睡得很安详,头上只有几根头发贴在头皮上,但是很黑,睫毛比我的长,很像爸爸,块头儿比一般婴儿要瘦小,抱在怀里看起来很小,很小。妈妈见我看他这般入神,便问我:“他可爱么?”“啊?”我先是一愣,又连忙说道:“可爱!真的好可爱!我从来都没见过刚出生就这么可爱的孩子,太可爱了!”爸妈听着笑了起来,只留我自己窥探着弟弟的美梦。

入夜。入睡。

床真软,梦真美。我抬头望着天花板,心里想着远方的时间。弟弟,我。我,弟弟……

“哇——哇——!”突然的一阵声音钻进了我的梦,踢走了所有美好。

我摸着黑循声而去,停在了爸妈门前。画面中妈妈抱着弟弟,用手轻拍他入睡,爸爸正冲奶粉。我问道:“怎么回事?”爸爸看都没看我地说:“没你事,赶快回床上睡觉去。”我顿了顿,转身说要回去,却一头撞到了门框,额头微肿,眼圈红晕,回头又看看爸妈,还在那哄弟弟。时间仿佛定格,眼眶却还有泪在充盈,我不想在站在那了,可身体好沉,两步化作了三步走。

回到卧室,泪水终于决堤,心想说不尽的委屈要是能随眼泪流走该多好,可是它偏不。床变硬了,再也睡不着了。光影,眼前的,以往的,还未发生的统统随着黑暗遁形。那还是爸爸妈妈么?弟弟的出现让我不敢在相认。心脏又一次涌出了动脉血。我,开始恨弟弟了,恨他夺走了父母。

从那以后,弟弟成了我的“敌人”,我开始偷吃他的奶粉,缠着妈妈不让她抱他。长大后,我心里无比坚信地认为他的天真,他的无邪是在变本加厉的欺负我。

我头贴在桌面,身子拧得奇怪,笔尖嗒嗒的跳动着,正与作业消磨着假日时光。

他背靠在沙发,双腿盘膝而坐,手指嗒嗒的敲击着,正同游戏享受着假日时光。

想来奇怪,今天的床怎么这么诱人,唤得我好想睡觉。不过还好,书桌揽回了我的心——头微侧,脚舒展,双肘到位,开始睡觉!

梦里的d小调与心率和弦,曲调初显,却冒出了一阵阵怪声——嚓嚓嚓……我自然是无心再睡,眼睛微睁,看到了弟弟身影,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正在我的作业上摩擦。我侧目一想,突然想到了弟弟那个动作的真正意图——用橡皮擦掉我辛苦写的作业。一定是那样的,我连忙起身,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弟弟估计也是吃了一惊,不经意地往后退了几步,但眼里更多的是害怕,不过这一系列细节在我眼里都是心虚的表现。我高声问他:“你拿橡皮在对我的作业做什么?”“我……我……我”他像是录音机卡带了一样,支支吾吾什么也说不清。接着,我又说道:“心虚了?你分明就是在擦我的作业,好让我明天交不上作业!”说罢我的手已经抬起,朝他的后背打了一巴掌。

他一直低着头。

我转身看看作业,怎知上面并不是全擦掉了,而是帮我改了错别字。

我顿时讷住了,大写加粗的后悔写在脸上,一眼都不敢瞥向弟弟。就在这时,弟弟先开口了:“哥哥,我知道你是误会我了,不过这一下不疼,没关系的!”

一,我是他哥哥,我刚刚做了什么?

二,我是他哥哥,他原来是在做这个。

三,我是他哥哥,他可是我弟弟啊!

时间停了三秒。

我转身把弟弟揽到了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泪水止不住地流,心却踌躇,不知道该说对不起还是我爱你。

……

“弟弟,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对你歉意更大于爱意,我希望能原谅我,不单单是这一次。你的到来是美好的,充斥着活力,却怎怪世间美好太少,与此对立的我就生了许多莫名的怨怼,把当初的誓言全部抛之脑后,可我还是良久不曾醒悟,又做了许多错事,但你却让我知道这世界还是那么美好,把我从歧途中领了出来,谢谢你,谢谢你的出现,愿你的笑容不会黯淡!”

                                                                     ——兄敬上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