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那只是一段插曲,我却把它当成主旋律

 外面呼呼的风时常透进窗子,一同透进的还有那不在调的歌。

“  咱们班的男的又在发疯了”,教室里的美女们在感叹着。

  我们班上三十几个人,只有七个男生。这一团男人们凑在一起,不分彼此,好事一起做,坏事一起干。所以老师们谈论起来的时候,没有说是哪一个人,而是说“这一帮男的……”

刚在一起的时候,大家相处的比较融洽,但只是普通朋友的层次。随着逐渐的熟悉,了解。我们已经像一家人一样,大声笑,大声骂,大声的唱着那不良的舍歌,我们之间根本没有秘密。

我们经常每晚趴在床上,嘀咕着学校里的女生,有爱的,有骂的,有害羞的,有不屑的。

  渐渐地,春天来了,小伙子们恋爱了。在宿舍里真假参半的吹嘘着,惹得几个还单身的是羡慕,嫉妒,恨。当然,还有不知真假的清高(扫平)。我也是属于这单身的中间,听着他们的甜蜜心中有那么丝丝羡慕,总是幻想和那个她相守一生,酸甜与共。我常常在他们面前鼓吹着:将来我找到一个,肯定就是一辈子……

 

  与我相同的想法的还有磊子

  那天,光棍节的第二个月,在很多不知是不是人为的“巧合”下,我摘掉了带了十八年的光棍帽子。那个人是一直被我称之为“*姐”的。

  她长得并不漂亮,身材也不好,唯一突出的是,她特别高。和她站在一起,有时候我真觉得他比我高。

  我们两家是在一条路上的两个村,所以经常会一起等车。这个周的周末,等车的时候她告诉我,她的前男友还在缠着她,就算她决意分开也还是要缠着。一向讲究以理服人的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直接冲过去揍那小子一顿。她拦住我叫我不要冲动……

  回到家,本想打听一下那小伙的信息,可是她告诉我交给她解决,我也只好作罢。虽然不太情愿,但也只好如此。可是搞笑的是,这个小伙不知在哪里得到了我的QQ号,加上了我,不住的叫我放手,甚至说出了接吻,忍无可忍的我,终于动了粗话,小伙马上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摸样,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把聊天的截图发给了宿舍的哥们们,他们看完后很气愤的要了小伙子的QQ号,对我说:不用担心,开学了咱们找他解决解决,胖子,你只要认准了这个女人,哥们都会帮你的。那晚,我一直都很兴奋,因为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

  事情解决的很顺利,在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威胁后,小伙问我是不是找人了,我告诉他我只把聊天记录发到了群里,至于谁找你,要干什么跟我就没什么关系了。小伙听完立刻就软了,让我再给他一次机会,我寻思反正也没什么风险也为了让他彻底死心,在征求过她的同意后我答应了他。结果,和预料中的一样。

  以后日子,再没有了障碍之后我们相处的还算甜蜜。但是因为在学校所以不敢太过张扬,相比较之下还算是比较低调。每天吃饭的时候见一面,课外活动的时候说说话,晚上送她回宿舍然后回到自己宿舍吹嘘。虽说单调,但对于初开情愫的我却也足够了。

  时间很快,一个多月后,我工作了。因为会有很长时间不能见面,所以心中都有点失落,每天只有手机联系。每天不是短信发到空间已满便是电话打到停机。

  在看似甜蜜的外表下危机也渐渐地来临……

  她开始过度的敏感,怀疑我和某某某怎么怎么样。起初我以为是太在乎我,心里还有点小感动。可是渐渐地我发现,她怀疑的对象越来越匪夷所思,甚至怀疑到了我最好的朋友身上。那个朋友,是我上学时认得姐姐,那时,我是很内向,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没什么朋友,可以说是她以姐姐般的呵护,是我的心渐渐的打开。我一直把她看做亲人。当怀疑的对象变成她以后,我当时很生气,斥责了她,告诉她以后不要再说了。可是她却越来越变本加厉,忍无可忍之下,我只好将她和的前二任男友也做这样的怀疑,目的是让她将心比心就此作罢,可是事与愿违,结果却是我们之间充斥着越来越多的不信任。。。。。

  要调职了,说好是一月二十二号去报到的,可是离情人节只有两天,我一直在拖着,就是想和她过完这第一个情人节,我怕她担心,就告诉她一些手续还没办好,要等到情人节以后。

  二十三号,我准备了好多的东西,准备第二天和她好好庆祝。晚上,QQ,一个人加了我,问了我好多奇怪的问题,直觉告诉我,这个人跟她有关系。问过之后,我知道了,他便是之前所提到的前二任男友,知道答案后我释然了,他们已经是过去了,尽管和他交谈中,他所表现出得种种想和她重归于好,但我却很淡然的回复了他,我告诉他,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如果你还有不舍,你可以去问问她同意你们重新在一起么,如果她同意,如果她觉得和你在一起幸福,那么我不会拦着的,我会祝福你们,但是如果他不同意你还要缠着的话,那么我会不客气的,说到底,那是我的女人。

  结果,他告诉我不会再打扰我们,但请我不要让她不理他,我同意了,甚至和他做了朋友,我这样做只想告诉她:我相信你……

  过了几刻钟,她跟我说:能求你件事么,但你不要生气。我说你说吧。“我明天的情人节能和他一起过么,我想补偿他……”霎时间,我就觉得一股冷气从头走到脚,心里绞似的疼,只感觉一种情感似洪水般冲击者心门,这份情感叫,委屈。

  喘息了几分钟我问她“如果今天咱们的位置调换一下你会怎样”她说“我可能会离开你……”

  此时我已经红了眼睛,出去用凉水洗了把脸,仰望着星空,良久,我回到电脑旁,我说“你去吧,我不拦你,只要你觉得好就行,不必管我.”我不知道我是在和谁较劲,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却总希望她可以在我的角度上多为我想想,哪怕就那么几次,也就足够了。

  我告诉她我困了,刚收到通知明天去报到要早睡。她问我明天几点走,去送我。我告诉她不必了,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可是要出去的啊。她还一直追问,我告诉她,最早那班车。

  情人节,早上,车中,我一直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在赌博,在赌她的心思,我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自己的女人去和别的男人情人节那天成双入对……

 一天结束了,我兴冲冲的拿起电话想要告诉她一天里的所见所闻,话筒里我听见了汽笛声,我心里一紧,问:你在哪呢?“刚把***送走,现在正坐车回家呢”

  我输了……输得很惨。

  “噢,是吗!那就这样吧,我有点累了……”

  我怕我控制不住情绪,挂掉了电话。我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着。去买了包烟,抖动着大口的吸着,一根,又一根。为了她戒掉的烟又一次为了她拾起来,我不知道这是犯贱还是愚蠢。总之,我想把自己麻痹,忘却那尖刀刺心般的痛。

  作贱自己的后果便是如死泥般的躺在床上,没吃饭,没喝水,没脱衣服就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天都要工作到焦头烂额,下班后总觉得似乎是在盐水里泡过似的,总觉得好累。只身一人来到一个环境,没有一个熟人,甚至大部分个都不是本地人,在如此渴求温暖的时候,却是我们之间矛盾最白热化的时候。几乎每次通话都要吵架,而吵架的原因却还是对姐怀疑,每次听到这里我总觉得一阵恶心,很生气的吵了起来,这期间还经历了几次分手,就这样心力交瘁的我濒临崩溃的边缘。又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她对我提出了分手,我告诉她不要再闹了,我很累。这一次她异常的坚决,挂掉电话之后她便把我拖入了黑名单,之后的电话总是无法接通。

  我困惑,迷惘,愤怒。我不敢相信我曾以为这坚不可摧的感情,会在子虚乌有的事情上土崩瓦解。

  我不知道她是神经质的猜忌作怪,还是在感情平淡之后所觉得无趣。总之,我们分开了……

  头,撕裂般的疼,沉在枕头里就觉得不停地往下坠,没有尽头。胸口,似乎变成了真空,蜷缩着身子以减缓那窒息般的痛。手里,那烟烧灼出钻心的疼,扔的掉烟头却仍不掉那两指间的伤。

  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习惯了在下班之后喝点酒,不为别的只为那睡着时的隐隐头疼,以便不会在梦中见到。强制着自己忘掉她,去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的方法。只要想起她,那血管里的血便会冲至大脑,根本无法做到冷静。

  因为是该开始学习,而且一个人要做几个人的活,所以会经常做错,再加上副经理的脾气极差,导致的结果是我每天会被骂的很惨。好在一段时间以后,从学校里又陆续来了两名同学,在工作之余便有了玩伴。

  有一天,三个人在一起闲聊,各自说起了自己工作时的挨骂的经过,结果却发现三个人几乎是一样的,这也使我们在背后偷偷地痛骂副经理。

  日子在忙碌与骂声中过的越来越烦躁,每天都想着有机会能够另找份工作离开。终于有一天学校主任打电话给我,说是另给我找到了一份工作,让我考虑考虑。我大喜过望,刚准备答应老师告诉我她也在那里。我愣住了,告诉老师说是考虑一下。

  晚上,坐在楼前的的台阶上,看着天上的点点的星辰,静静地思索着。良久,风起。裹了裹外衣,踩灭了烟头,起身回屋,我已经想明白了,去吧,做个了结……

  第二天做好手续,晚上下班后坐着公司的车,拿着我的铺盖就来到新的地方。那天她不在,只有一个大姐在那,我要了宿舍钥匙,回去了就睡了,这一天,很累。

  早上起来,就开始收拾昨天大姐告诉我的卫生区,去洗拖把的时候,遇见了她,低头,走过,无语。

在一起的人,如果没什么感情,那分开以后,还会和朋友般自由地交谈。可是动了情,分开以后再相见会及其的尴尬,不知道,应该以什么身份,态度来交谈。

  也不知道领导是不是故意捉弄我,每次干活总是让我们两个在一起干。

  渐渐地,我们开始说话,我想做成朋友避免以后见面尴尬也不错。但是看见她一天十几通电话,和她说话时故意发出很嗲的声音,我总觉得很反感和恶心。我努力地告诉自己,这已经跟自己没有关系了。但不知怎的,每每听到那种说话的声音,总是很恼火,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我的只要工作是看守娱乐中心里的舞厅,音响,灯光,控制设备,卫生。刚开始学习的时候那么的线路,我看了都两眼昏花。但学习的时间慢慢长了以后,我发现这就是一个大号的玩具,于是小时候拆装东西的恶兴趣就上来了,成天钻到控制室里,玩的是不亦乐乎。渐渐地,就弄明白了里面的原理,而且时常锁上门,打着调试音响的名头,在里面唱着那恶心的令人不死不休的歌。

  一天下班以后,她对我说想要唱歌,能不能把舞厅开开。我答应了,那天,她唱了个通宵。凌晨的时候,我走出去,看见两把椅子拼凑在一起,她就蜷缩在椅子上。我回屋拿了被子和大衣,盖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熟睡时的恬静,我轻吻了她的脸颊,然后转身回屋。

  回到房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知道,我陷进去了。对于我这种人一旦动了感情就很难从里面出来,巨蟹座,是个可怜的星座,一直包着硬硬的壳,不让人走入内心,一旦对谁打开了,里面的柔弱一丝不剩全都暴露了出来,这是挥舞着钳子耀武扬威的蟹子就会变成一只粘人的犬仔。

  第二天,我问她如果我说我们和好,你会怎样,她回答“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意思?你可以说行也可以说不行,不知道?算是什么回答”

  沉默……

  之后又有几次讨教无果后,我没有再问。因为我知道,这只是在她那样的回答只是在敷衍。

  其实她告诉我不可以,我会立刻死心,独自舔洗伤口,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又哼起了在学校时哥们们一起唱的歌,每次只有几句,但那悲伤地歌调可以想象出可首歌,一定很悲怆。

  闲来无事,在网上查出了那首歌,戴上耳机,却完全听不出我所认为的悲怆,相反,甚至还有一点欢快。原来,这一小段的插曲被我当成了主旋律……

  很快,几天之后,她就领着她的男友在上网,很理所当然的,我变成了前男友。不过此时我很淡然了,当一份姑且算是爱情的路走到死胡同的时候,身后是一帮真心的朋友,人生的路很长,女人可以没有,但朋友兄弟不能没有,那个女人,只是人生里的一段插曲,而兄弟和亲人则是人生的主旋律。

  现在,已经看淡了当初的你侬我侬,那份人生的插曲已经翻过去了,纵身在兄弟朋友的主旋律中,我看到了那份欢快的人生旋律。

  深夜,思绪,无眠。一夜之间懂了很多。雨过,日出,未来。以后我会是怎样。人总会成长,但过程很艰难。

  长大的过程,是能无数次冲击心灵的结果,长大的结果,是能抵抗住冲击心灵的过程……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