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山有木兮木有枝

风月,从指间掠过,念,被空空的放逐。

  记忆浑荒,黯然的等待,转眼陌路。一场花事,了然无踪。

  犹记初见,桃花倾城而落,也如此间这般明艳。我立在早春的风里,你一袭白衣,穿过花的烟雨。花瓣,落满了肩头,如桃色蝴蝶的羽翼,飞舞在我眼中,华美,成一树菩提。

  只为这一眼,我在轮回的渡口,等了几世。冷对残阳如血,寂寞水袖空垂,凉薄的心,仍不肯停歇,执意在慌乱中渐生着明媚。而故事会如何收尾,谁人知?

  等待,是经过了几个季节的思念,才掬得起的记忆?我在流年的光景里作画,那厚重的书页已然等黄了几轮的春秋冬夏,不知哪一笔婉约可以画出闭月羞花,只想用一个转身,就为你倾尽了天下。

  自古明媚无几时,又遭遇晚来风急。心里那朵殷殷的桃花,终于还是落了。伴着黄昏的一场倾盆大雨,那一地的红泥,是桃的身姿在默默饮泣。寂寞如是,何如初初不相见。

  可曾记?那一年,我们在江南的小巷里躲过的雨,你为我素手捻花的样子都还弥漫在心里,如今却是南飞的雁,衰老的翅已无力展起。你啊,怎么会让我的心事,从此沦落入谷底?

  谁在油纸伞下徘徊,心事,结满了丁香花的幽怨,岁月悠长,情字无解,重门深锁,魂魄仍不肯妥协。你就是我低眉俯首下深藏的一页风情,在唇边将爱的弦音为你唱过半世。

  青苔的痕,仿佛就刻在心底,那重门深处的落栓,沾满了锈迹斑斑的念。我在一转身之后,竟然还是空等了千年。浑浊的眼,如何看清你在遥远的水岸,泪水涟涟?

  那阳春白雪也不过是流光一线,遗失在画外远山,再也追不回沧海桑田的暖。时光折损了心底的华年,平平仄仄间的韵味,在岁月的沙漏里混了妆颜,谁念?

  旧屋门前的石阶,有一层薄薄的微雨。那是昨夜你来过,青青的藤萝下有你站立过的痕迹,何以又会转身离去?隔着一水的潮汐,我将心事收起,这一刻,怎敢再说等你?

  天若有情天亦老,一缕念长丝缠绕。红尘风冷,早将灯火燃尽。陌路殊途,再也贴不近最初的温暖。如今已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若红尘之中,你我注定从此无依,不如归去,愿化清梦一缕,寻一处青山秀水,和衣而眠,枕碎落花,成隔江烟雨……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