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半人

  记得哪一天儿?反正就在九月接近十月份的日子罢,我骑单车往学校赶,骑入学校外面的平滑水泥路(算是比较平滑吧),我下了车,毕竟进校的学生多,碰着别人就不妙了。突然,我听到只有塑料与物体碰撞时才会发生的怪声,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到一条山地犬趴在大概半人高的蓝色塑料垃圾桶,杂乱不堪的毛发和尽显疲惫的双眼无不彰显出这是条流浪犬,人类的傲慢和社会并不美好的现实让我内心只是泛起波纹而已,正当我准备转头继续走的那一瞬间,或许是命运使然,那只狗终于用瘦小脏乱的身躯掀翻了垃圾桶,干涩甚至有些畸形的乳房被我瞄到,我心中不再是微波泛起,而是有些隐隐作痛,哎!母亲呐!

  “来,狗儿,爬过来。“

   一道傲慢中带着厌恶,厌恶中带着鄙视,鄙视中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类似于开玩笑的不爽声音从一个穿着红色初三特有校服的男子的嘴中传入我的耳朵。我心中犹如刀割一样痛,这就是我们祖国未来的希望?我们人类的未来?一位母亲在我这种十三有四的青年都要穿三层衣服才不会感到寒冷的气温下,都要为了自己可能快要冻死的子女努力在垃圾桶里渴望翻出哪怕一坨人类吃剩下的食物残渣,用来化作哪怕一滴哺育子女的乳汁。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就算不受到人类的帮助,竟还要受到人类的侮辱,狗可不是爬行动物!有些人没受到过教育我不计较,但读过接近九年书的所谓的“人类的花朵”说出这样的话,我感到教育界的失败,没办法,谁教这是义务教育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