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心海

    那片汪洋大海,清晰依旧。

  我,在海边长大。因看海的近在咫尺,也就不再心心念念,只知,潮起潮落,那么,一天便去了。

  故乡的海,原是一片野海。放眼望去,苍苍茫茫的一片,滔滔白有,喧腾着轻拍礁石,偶尔上方海燕盘旋,低回嘶鸣一番,便又回落寞。人迹罕至,伴着这片深流缓的,是低垂的云天,是点点归帆,亦是,孤单,寂寞。

  不知多少个月朗星稀的夜,一个人来了,带来一帮共事,一堆家伙,接着,一群人来了,面对喜悦。这海,便更随着形形色色人的踏方有了生机。我,静静看着它一天天裉去旧颜,换上新装,一望无垠的沿岸长廊,没几年,又是一座精致典雅的海滨公园……

  人们,蜂拥而来。为这汹涌澎湃的潮,为那海风轻拂的惬意。可怎么了,我的海,却好像是寂寞了。小,仍是那么小,混沌中夹杂着海藻特有的清香,奔腾着,跳跃着,只是,略带潮湿的海风中,那咸咸的味道,怎么也嗅不到。海的那端,建了一座妈祖庙,飞檐素瓦,缕空雕窗,倒还挺古色古香,可那供奉的出海保护神,怎么看,都像极了外婆家门口卖早点吆喝的大婶。

  我知道,那片海,回不来了。

  离开故乡,来到了一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城市。却,再也没有见过大海。一度,莫名抵触那仍有关海的记忆,漫步沙滩,挖着贝壳,笑得一脸无邪的过往,明明灭灭,它们,在老渔民打鱼无数后残缺的破网中,一点点,疏漏下去。人,总要学着长大,成长,无非抛却一些事,决择一些情,遗忘,以不是为了更好地铭记。

  那个赤着脚浪花里翻来滚去的小女孩,也,回不来了。她,压抑隐忍着,海呢,也是吧。游人如织,带来了欢声笑语,却都是过眼云烟,夜,重回静谧,海依旧是形单影只,它孤独,它落寞,在浪花轻声絮语着,将那早已与小溶于一体的泪,溅落礁石。

  礁石不语,浪便飞溅得肆意,曾经沧海难为水呵,海燕,应是别处安了家。否则,又怎会一去不返。那低沉,哀转的嘶鸣声,又有多久,不曾与海风作歌。

  但,海啊海,我,始终是你的女儿。

  故乡的血液从未在身上流失殆尽,你,亦殷殷切切地,驻留在我的意识中。我,总要回来。

  我记得独处海畔,那份空灵,那抹缥缈,心,忽地沉静,水天相接,倏尔将整个人,融成一片,苦郁无奈,随风而散,我拥着你,静而不语,旷远,荡然,悄然蔓延。

  而你,还记得我么。

  有一天,我重回你身边,静静漫步沙滩,日光迷离,那笨重的妈祖庙,早已拆卸,沿海长廊只为拥着你而蜿蜒,而我,向着海风奔跑,咸咸的味道,就那么一缕缕、一缕缕弥漫……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