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守望

   很平常的黄昏。太阳像一个不断滚动的球,渐渐沉到地平线下面。

   我只是个普通的初中生。我静静走在一片灰色里。我很孤独地行走着,身旁,掠过行色匆匆的大学生,中学生,一律被安上了相似的灰色面孔。我不认识当中的任何人,也不需要去记得任何人。

   我何尝没有这样的梦,而且有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个热爱幻想的年龄呢?但,梦终究是梦,也要罩上现实的灰色外衣。我一直是个保持着沉默的人,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身边的人只是不停地给我写“希望更活跃一些”的评语。我习以为常,静静地在这灰色的世界里,静静地守望,那些还未褪色的梦。我守望着我的生活。我从不学习别人的生活方式或学习方法,我永远在做着我自己。岁月就像一条长长的河流,时而干涸,时而猛涨。我驾驶着一叶轻舟,途经不同的地点。我现在所在的河段早以没有了上游的桃花源,一切都是那么残酷。巨浪几次三番地向我的小舟袭来,我一次又一次地遇到险情。我心惊胆战,我提心吊胆。但我没有忘记,我仍是一个守望者,静静地守望,守望。

  静静地守望,不管有多孤独,也要静静守望,等待那些我等待着的东西,等待它们的出现。守望永远的守望守望着自己守望着你。只为我们相知过。

耳麦传来阵阵旋律,你我相随,在那歌声中我们感受彼此。眼神的交汇,不必询问。我相信,是知己,终会知晓。

听那宫商角徵羽,曲中意,弦外情。

无言,却胜过有言的天地……

伯牙子期,守望中相识。一倾诉一聆听。有的是韵律清音,有的是子期简明所述,字字珠玑,跌入千年后我的守望。

我守望着,只为有你相伴。

伯牙绝弦不了情

“知我者,子期也。”已成昔日烟云。

再次相会,只有伯牙面对子期不幸逝去的悲痛无言。

高山青,流水静。风景依旧,只多得眼前青冢。

伯牙是否还在守望?是啊,子期不在,情依旧!

而我呢?分别之后,我迷惘,我无奈。眼前,布满了你我的回忆,却是可望而不可及了。朋友,还会回来么?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