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窗前

我家有一扇向阳开的小木窗,春夏秋冬从窗前走过,我童年的脚印也踏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春天,披着明媚的春光,牵着温和的春风,缓缓降临在我的窗前。这时,妈妈必定会给我做一个最美丽的蝴蝶风筝,陪我在阳春三月,放飞纸鸢。那时,因为我还小,妈妈总会把胖嘟嘟的我抱起来,我便会牵着风筝的线,摇着杆子,望着它越飞越高,仿佛不仅仅是一只蝴蝶风筝,还牵带着母亲浓浓的挚爱,我儿时的天真和对春意盎然的欢喜。这时,我们的风筝与别人的风筝掺杂在了一起,天空早已变得五彩缤纷,我和妈妈的傻傻微笑也早已飘荡在了童年的蓝天中。

春花还未收敛,夏日的第一声蝉鸣就接踵而来了。夏日的绿,是这炎炎夏日中,最美的风景,挥洒在天地间,为夏日的盛情添上一丝柔情。这时,爸爸必定会在一根最长的樟树枝上套上一个“白天使”—塑料袋,还会带上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还不忘牵上我稚嫩的小手,带我在夏日的夜晚收获知了。我们会到小河边的柳树、杨树下捉知了,爸爸可有经验了,每次都能找到好几只,而我呢?翻遍了泥土,摸遍了树干,找遍了树根,才会找到可怜的一两只。每当这时,我就会跪坐在地上,“呜呜呜—”地假哭起来,爸爸总是拿我没办法,把他的知了全分给我,我便欣欣然地接过,又会露出粲然笑颊。

不一会儿,秋天也带着满眼的金黄,游戏在我家的窗前,给大地喷上了黄金油漆。枝头的叶子渐渐变黄,取而代之的是累累硕果。这时,奶奶必定会拉着我,踏上窗前的小径,来到那棵硕大的果树下,枝头的无名小果子,红红圆圆,像一群可爱的小孩子,趴在树枝上,正冲着我微笑呢!那时,我的身高只有1米出头,再怎么伸长手,还是离树枝有好长一段距离。这时,我乞求的眼神便会不偏不倚地落在奶奶身上,奶奶也已会意,折下一根果实挂满的树枝,用龟裂的手指抠下一粒最大最红的果实塞到我的樱桃小嘴里,啊呜一口,这酸甜的美味果汁早已把我的舌苔和嘴唇染红了,只见奶奶笑的皱纹都挤在了一块,我便会趁乱在奶奶嘴里也塞上一粒,奶奶的嘴角也浮出了一抹红晕,和夕阳相得益彰。

冬天,天空中飘荡着白雪,寒气干冷干冷的,冻的白云也僵直了身子,不再悠闲地飘荡。

这时,年迈的爷爷必定会带我下楼,跑到窗前的空地上,陪我打雪仗,堆雪人。爷爷会给我戴上一副最暖最厚实的手套,而他自己呢,却露着一双皱巴巴的大手,把厚重的雪块堆起来,这时,我就会在旁边捣乱,让爷爷不能如愿的完成雪人,那时竟然不知道爷爷这是为了逗我开心。爷爷便会露出无奈的神色,说我一句“小赤佬”,腾出一只手宠溺地摸摸我的头。不一会儿,一个活灵活现的雪人出现在我面前,真是栩栩如生,这是爷爷照着我的样子做出来的啊!我的微笑,爷爷的微笑,雪人的微笑,和这漫天白雪一起,在冬日里完美绽放,在窗前精彩演绎。

曾经多年的在窗前,我们五口人欢欢喜喜地度过一年四季,那扇逐渐老去的木窗见证着我们一家的和睦和我的美丽蜕变。

如今,我渐渐长大,那扇小木窗长出了害虫,岁月的游历也留下了年迈的痕迹,木窗竟变得如此不堪一击,经常关着。

我想,这窗户的关闭,不仅关住了宜人风景,更是把我逝去的童年也关在窗外。

在窗前,我观赏美丽风景;在窗前,我迎来全新成长;在窗前,我告别多彩童年。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