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九寨行

诺日朗瀑布

瀑布的流水撞击在岩石上,冲刷着岩缝中的草叶。草叶上挂上了冰晶,那冰块被水流梳成一溜溜的冰挂,莹洁透亮,纯净得仿佛是由九寨奇水冶炼升华而来。

冬季的诺日朗瀑布显然瘦了不少;不过,少了一分气势,就多了一分可人。她现在的美是因瀑布的岩上积了冰雪。这冰雪看上去是松软润糯的,雪白中又透着些许其他色彩——似乎是淡绿,换个角度一看,又仿佛是天蓝。那这岩上到底是冰是雪呢?冰哪来这样地棉柔呢?雪哪来这样地晶莹呢?

冬之诺日朗是尔雅而高傲的。有的瀑布水声震耳,白浪滔天,雄伟壮观,如苍鹰一样;有的瀑布涓涓而流,细流缓缓,小巧玲珑,如家雀一样;而此时的诺日朗瀑布,飞水有力而冰雪娇美,如嬉水的白天鹅,绒羽里都富有高雅与柔美。我是喜爱这白天鹅的;自由而不具兽性,高雅而不带傲气,柔顺而不会卑屈,可爱而不富娇嗔。

五彩池

密林丝毫挡不住她的美艳。她是由细细碾磨过的艳丽孔雀石所铺展而成,她浑身闪耀珠宝的华光。她是精心打造的青铜宝镜,一开宝椟,明镜的冷光就闪烁而出。她如此夺目,如此光鲜,如此活耀!

若大自然之中有景物能如青春年华般活力明媚,能如春天光景般娟然萌动,能满富生机,能变幻无穷;如果有,那么,此景定为五彩池。

就如惊鸿一瞥那般,当我的目光一触及五彩池艳丽的池水——我的眼,我的心,我的一切注意力,就再也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是的,只是一眼,我便又憧憬又懵懂地向她走去;一步步走下台阶,双腿像沉浸在梦里,又像飘浮在空中。她在我面前,我痴迷地盯着她那变幻多姿的色彩:时而艳蓝,时而天蓝,时而深蓝;微微一眨眼,又时而深绿,时而墨绿,时而翠绿;再小小换个角度,时深时浅的蓝与时明时暗的绿就融化结合在一起,成为多变的蓝绿。池底的植物也在精心缝合着一块多变的刺绣。黑色的小藻在这蓝绿绸缎绣上蕾丝花边,灵巧地绘出各种花蕊;绿油油的水草丛被一道鲜蓝的缎带裁开,组合着无尽图案。不断幻化的颜色,像俏丽少女春风中舞动的裙裾,变幻着,变幻着,捉摸不透,若即若离。我于是直直地看着,看着;生怕就在眨眼的一瞬,她就逃离我的视线了。

太阳悠悠地行来,一米阳光洒向五彩池,我就看到了美得极致的神迹——霎时,晶晶然的阳光跳动在池面上了;金黄灿烂,灵动敏捷,恰为活泼的精灵。鳞鳞水波迎着光芒,也亮出了温润的白色,远观就像柳絮芦花浮于水面,飘然轻柔。渐渐,阳光与水波交界了,点点金珠就从朦胧的雪棉之中闪耀而出,如从云层之中刺射出来的一箭光芒。明亮的池水现在更加神奇美妙;细看,池中似乎遍布模糊而多姿的彩点,绽放出了时隐时现而美艳夺目无数缤纷的小花。

美极,美极!我无从言语,无从表达,整个人早已不属于自己。我只感到我的心在这美中战栗,在这美中颤抖直至破碎,又在这美中由破碎而重生。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