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花开有声

  朱自清在《春》中曾写过,春来的时候是无声的,是小雨浸入大地而悄无声息。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种无声春色里,在街的转角,我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默默地经过转角,在寒风凛冽的早上低着头,穿行在这漠漠城市中一条重复千万次的街道,学子们的日常本应如此,单调的如同破落的风箱,只能吹出一成不变的破响。无论寒暑春秋,地面时一成不变的,生活亦是一成不变的。但我还是在这个早春的街头停下了脚步,因为花开。

  上学路上总会经过一个转角,这个墙角的砖瓦有些老旧,灰白的水泥粉在墙上脱落,留下一片斑驳的岁月。不知道它有多久远的岁月,却依稀可以抚摸那过往的风霜。今年的早春,他却有了些别样的色彩,不知道哪儿飞来的野种子在墙上安下了根,垂下了几条纤细的藤蔓,在这犹残留着些许凉意的风里,它显得如此柔弱。

  墙角下面永远有一个卖早点的老人,岁月和艰辛在他脸上刻下了道道过往的痕迹。有时候我会在他这里驻足,也不过是为了填补因匆忙而导致的饥饿。很多学生也和我一样,经过,停留,离去。几年的时光过去了,老人还在那里,我却如同第一次碰见他办一无所知。

  几天后,再经过那一个墙角,藤蔓竟已可以抚摸我的面颊,我惊异于它那顽强的生命力,在这短短的时光里,在这犹未散去的寒风中,在这贫瘠的墙头上,竟也可以生长。它的藤蔓好像粗壮了些许,昭示着春的盎然生机。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它会在几天后的午后,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是一个午后,我再次经过那个街角,一朵饱满的紫色让我漠然的心为之一震,那还未盛开的花骨朵告诉了我它的名字是牵牛。我本无意驻足,可更大的惊喜让我为之顿下了脚步。它竟在我面前悄然绽放,微小的噼啪直接传递进入了我的脑海,本来向内含苞的花瓣缓缓打开,像童话里灰姑娘乘着南瓜马车来时那吹起号声的牵牛一样。小小的花朵鼓成了一个喇叭,依稀可以听见那小小的喇叭声,那是生命的号角,那是赞美春天的乐章。紫色沉淀到了花朵的下端,留下了一片无暇的白在展示着美丽。这般羸弱的藤亦可以承载如此美丽的花,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我伫立不动,那个卖早点的老人看见我的样子,也忍不住一笑。我同他搭起话来,这是我几年间第一次同一个完全的陌路人的交流。我才知道这个平凡老人的过去竟有如此多的沧桑变故,那个转角的院落,正是他当初儿子儿媳的新婚居室,可叹岁月多磨,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在一场意外之中先老人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老人和他的老伴儿搬进了这沾染了悲伤的院落。前几年老伴儿也先他一步去了那个国度,只有他一个人孑然一身在这儿了。可他还是不愿搬进福利院,说是那儿没有这样的生机。于是这几年来,他就在这个不起眼的默默地买着早点。

  我望向那株藤,柔弱中却含着讲义的力量,我在午后的微风中,在藤上看见了老人布满皱纹的笑脸。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