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我的曾祖叔

他是曾祖父的弟弟,我的曾祖叔。

一个我不知名讳,却极其兴趣的老人。

孤独的老人。

也许,因特殊而孤独。家族世代事农桑,村中各家各户街头巷头谈道农事。唯独他,我的曾祖叔,抛却锄头,埋入万卷圣贤书丛中,在他那简陋的小屋里,忘却了春夏秋冬,念诵族人不知所以的子曰诗云。抑或,他也便注定了被来去匆匆的人儿遗忘。他这一生数十年,历经几多坎坷,几多烽火。乱世里,一介书生,在这穷乡僻壤,在这春播秋收的村庄里,不过是个败家的人儿,远不足江湖郎中有些许用处。族中有什么轰动的大事,长老年纪的他,也不怎么会被人想起而去出面。兴许有,但缄默不言的他,数十载书斋生活,似乎业已不知如何交往,他只能真实地存在,真实地被人淡忘,淡忘。

他的画稿都搁置起来,除了他,又有谁人,去欣赏。四年前,我第一次亲近地看着他,祖父让我跟他学画,也许,我的曾祖叔,唯一的慰籍,便是尚有个侄子记得他会画画。这是个极瘦的老人,瘦得显得很矮,很矮。彼时,有些不信他真的是我的曾祖叔。曾祖父是个孔武有力的人,即使在我幼时,他生命的黄昏,他欣长高大的身子,仍是令人敬畏的。与他的弟弟,我这位曾祖叔,毫无相似之处。他用着血管纵横凸显的手执笔,教我基本的画画技巧。那时我正年幼,心不在焉地看着。他突然起身,带我到里面房里。那放着一沓画稿。在密密匝匝之中,他翻寻出两张,一张是楷书的国父的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另一张是国父的画像。原稿已经佚失,他给我的是复印件。如今我仍然保存着,后来我渐渐悟出,大抵他当时一瞬便看出我生性慵懒,才送我这些以为劝勉吧。他能一眼洞穿人性,却,数十年,未曾被人洞穿。

也许,他注定孤独。他已是耄耋之年,一生却只孑然度过。无妻小,他独自在他那小屋中,挥霍浮生。那是间极小的屋子,光线黯淡。隔着一席帘子,却是不符比例的宽大庭院。幼时放学,我常常到这里,院中陈放着花草,亦有数棵小树。三伏酷暑,此处却异于外面,凉风习习,静谧安宁。许多年后,我偶然再想起此处,寻思:兴许,这就是所谓隐士的居处吧。

可是,他仍在被埋没,在这穷乡僻壤,在这春播秋收的村庄里。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