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那一刻,幸福绽放

又是个雨天,挺糟糕的天气。我一边烦躁的收包,一边透过布满水蒸气的窗户寻找爸爸的身影。班上的同学一个个打着招呼离开,爸爸却还是迟迟没有来,我索性搭上书包,独自下楼了。虽然下着雨,可我倒不急着跑,反倒在雨中散起步来。冰冷的雨水,顺着发尖、贴着脸庞,滴在了脖子里。肌肤好像被这突如其来的冰冷惊醒,我打了个冷战。

忽然,头顶似乎被什么罩住,我听到了雨点打落在帆布上沉重的声音,并伴着一声又一声的喘息:“不是叫你在班上等我的吗,还淋雨!”借着学校昏黄的路灯,爸爸拧着眉毛责怪我,他口中呼出的白气暖暖的拂在我面前,打着旋消失不见。我依稀看见爸爸撑伞的手背上贴着一片白色的东西,猛然记起了什么——爸爸重感冒了!那一片白色的东西明明就是医院挂水后的止血贴呀。

看着爸爸衣服上雨水的痕迹,我的心猛地揪起来了。“冷吗?”我轻声的问。“我吗?”爸爸看着我“你说呢,我这么健康的体格,还会……”不等他说完,便是几声重重的咳嗽。他立刻用手捂住嘴巴,尽量压住咳嗽的声音,想让声音小点。

我从口袋拿出一只手:“我打伞。”爸爸却紧紧地握着伞柄坚持不让。我只好把手又放回了口袋。“手冷吗?”不等我回答,就将他的手插进我的口袋包裹住我的小拳头。不知道是不是他还发烧的缘故,他的手心滚烫,传递的温暖霎那袭遍全身。

“帮我背包。”我说道,爸爸立刻伸过手来接过我的书包,趁着他接过书包的霎那,我赶紧将伞柄紧紧拽着。爸爸笑了,伸手将我紧紧地揽住。我的脸贴着爸爸的大衣,雨水浸的那大衣湿冷极了,我想象着爸爸在雨中找我的情形,不由暗暗自责起来。

伞一直悄悄的偏向爸爸,就像爸爸打伞时一直都在偏向我一样,我仍是紧紧牵着爸爸的手,就像小时侯爸爸一直牵着我的手一样。

出奇的,爸爸那天一直哼着歌,脸上也一直洋溢着笑意,不知是感冒的缘故,亦或是其他的原因,他脸上两抹红晕掩盖住了原本蜡黄的脸色。

十六年了,我依旧没走出下雨天的那把伞,只不过这一次,是我打的伞,是我牵着你。爸爸的手心依然温暖,伞外的世界寒冷如冰,可伞下却温暖如春。

就这样我为爸爸撑着伞,牵着他的手,我们走过了校园,走过了一条条街,在那一刻,心底有一种叫做幸福的花儿正在悄悄绽放………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