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那一瞬,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一把摇椅,一柄破木扇,一张桌角不齐整的木桌,一棵老槐树。这是母亲最爱的地方。

  每年五月,是槐花盛放的季节。槐花年年如旧,在五月开成清雅的白,淡淡的幽香一缕缕地弥漫着。童年的我爱和母亲一块在树下赏花,母亲抱着我坐在摇椅上,看花瓣一片片落下,落到桌上,落到椅上,落到母亲的发梢。当我轻轻地把花瓣从母亲头上拿下时,母亲温柔地摸摸我的头,笑容在母亲脸上蔓延。

  岁月的长河奔腾而过,世事变迁,我和母亲也不似从前亲昵了。

  不知从哪时起,每天回家时总能看见母亲坐在那把摇椅上向远处张望着,手里握着那柄残破不堪的扇子。扇叶早已松松垮垮,唯独那扇柄一尘不染,也许是母亲日日在用吧。只要我一入家门,母亲便在后脚跟进来,急急忙忙的去厨房把锅里的饭菜端上餐桌,招呼我吃饭。

  那天傍晚,我像往常一样独自回家。田埂边的小花在风中摇曳着,远远的,我又看见了母亲.母亲望着我,那目光让我浑身难受。母亲炽热的目光仿佛化成一张网,紧紧地包裹着我,我不禁想要挣脱。我加快脚步走到母亲跟前,怒气冲冲地朝母亲喊道:“你烦不烦啊,每天坐在这里,我不想看见你。”我看见母亲眼底氤氲,心一狠,扭头就跑。

  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大多行色匆匆,估计都赶着回家吃饭吧。菜香从街旁的屋子里飘出来,调皮地跑到我身边,诱的我“口水直下三千尺”.在街上漫无目地游荡着,看着路灯一盏盏亮起,也不知是为谁照亮回家的路。现在是初春,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可我觉得这个世界却是灰蒙蒙的,笼着一层拨不开的阴霾。

  商铺的橱窗映出一个熟悉的影子,那是母亲?我回头一看,母亲就在我不远处站着,暖黄的路灯照在母亲脸上,我能清楚看见母亲的脸,还有她的目光。“来,把衣服穿上,回家吃饭了”,母亲把手里的外套披在我身上。那一瞬,我仿佛明白母亲目光里蕴含着什么,是爱、是不舍。我像羽翼渐丰的小鸟,挣脱母亲的怀抱,不再眷恋家、不再依赖母亲,母亲看着我成长、看着我远去,却无可奈何,她只能日日在门口盼着我。

  “妈,明天你会等我回家吗?”母亲一愣,随即笑意漫上眼底。我看着母亲由心的微笑,那一瞬,所以的阴霾都烟消云散,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一把摇椅,一柄破木扇,一张桌角不齐整的木桌,一棵老槐树。这也是我最爱的地方。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