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住在妈妈的掌心

忘了有多久了,母亲的那双手早已不再白皙细腻,那粗糙的纹路深深浅浅,记载着母亲这些年的辛劳。书桌前,我静静地望着窗外那雨雾朦胧的景象,任淅淅沥沥的雨丝随风飘落在我的面颊,冰凉的感觉瞬间弥漫开来。忽然有些伤感,不禁又想起了妈妈。 我一出生就是个过敏体质的孩子,并且患的是最难缠的尘螨过敏。这意味着我得尽量与沾有灰尘类的东西绝缘。从小只要一接触到不干净的东西,我便会全身发满湿疹,又痒又痛。为此爸爸妈妈带着我跑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从县医院到市医院再到省医院……医生们只是不停地开药,而我也只有不停地吃药。

即便这样,我的症状也反反复复不见好转。无奈中,一位老中医建议妈妈每天熬中药给我擦洗,不能间断。由于爸爸工作忙,没时间细致地照顾我,这一重担便压在了妈妈一个人肩上。于是妈妈辞掉了工作,全心全意地在家照顾我。无论春夏秋冬,每天熬好一大锅中药后,妈妈总是一次次地用手试温,待水温不烫不凉时再轻轻地帮我擦洗。从此,我变得一尘不染了,妈妈那双美丽的手却在试药、洗衣、刷碗、拖地的“蹂躏”下逐渐消逝了它的美丽。 上了幼儿园,妈妈担心我的体质没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常常叮嘱老师照看我,不许我碰这也不许我玩那。有一次我终于趁老师不注意偷偷地溜了出去,跟在小伙伴后面玩滑滑梯、海洋球。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小伙伴们都跟着各自的家长走了,我还躲在海洋球小屋里玩得不亦乐乎。等到妈妈和老师焦急地找到我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远处只有隐隐约约的几盏路灯点缀在漆黑的夜幕中。我满以为妈妈会心疼地伸出双手抱起我,带着我回家。

没想到,一向温柔的妈妈却突然抡起了手掌,“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我的脸上。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一热,眼泪瞬间如开闸的水,“哇哇”大哭起来。只见妈妈的表情僵了一下,仿佛万千思绪在她脸上一闪而过,最后留下的只有心疼。妈妈缓缓地蹲下身,把我搂进怀里,用她温暖的手轻轻抚去我的泪痕…… 随着我渐渐地长大,我不再是天天粘在妈妈怀里的小不点了。有时我会很不耐烦地打断妈妈的唠叨;心情不好时毫不客气地推开妈妈递过来的东西。妈妈那苍桑的双手也很少再抚摸我的脸庞。不知为什么,时不时又有一种落寞的感觉一闪而过。 夜深了,初秋的雨夜更显冷寂。“咚咚咚——”妈妈敲开了我的房门,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我默默地接过杯子。就在这一瞬间,我的手不经意地触到了妈妈的手。 牛奶的热气模糊了我的眼镜片,也模糊了我的双眼。蓦然,一股热流滑过眼角,滴落在书本上,湿开一片……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