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无意中看见爸爸翻出来的多年前我与弟弟的照片。恍若隔世。

能记得当年拍照时那些心情。时光怎么这么快地就改变了一个人的容颜?老照片毫不留情地把生命定格在某个瞬间,而生命背后的故事却像落花流水,随着时光地流逝渐渐远去。在什么时候开始慢慢长大,我并不不知晓,光阴像是树轮,看似缓慢,但其实沧桑年年有痕。老了的时光像一颗忧伤的树,长满层层的年轮和斑驳的树痕,我坐在时光里,任阳光为桨,渡过我生命的河。

时光深处是看不见的似水流年,生命如水上漂浮的落叶,起起伏伏随风而行。我无法停留在岸边让生命静止,也无法握住匆匆流年,我只能在风雨相伴中任光阴摆布,看少华似水欢颜如花。

年少时臆想过的所有美好,在时光地河里越流越远,曾经的轻狂与浮躁也在生命行进的过程中,蜕变得平和而深远,也丧失了一些勇气,人来人往,潮起潮落,从生命的起头一步步行进,脚步生生死死都离不开光阴的舞台,时光苍老了岁月,苍老了如花容颜。光艳华丽的年华好似花开时盛开的美丽瞬间,而生命最真实的意义却在繁花盛开的背后,是那沉甸甸的果实。

时光在安静的午后,我在时光的缝隙里踱步,那些青葱岁月的叛逆无知,那些读书拼搏里的固执坚守,那些欲罢不能的生死离别,在岁月的尽头,都如他人的故事波澜不惊地从心头掠过,时光老了,我也大了,老树的光影里沉淀着和平与安宁,都是曾经走过的日子,被日光拉长的树影。是不是锣鼓喧嚣后都这般心如止水的宁静?

老槐树下的藤椅,那杯越泡越浓的茶,那张老去的照片,都被染上岁月的颜色,镜里朱颜如手中沙漏,在反反复复地转动中变了摸样,光阴催人老,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阳光仍在,年华已斑驳,有些回忆在回忆里变暖。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