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空留回忆

那个时刻,定格了我们的邂逅。

阳光洒满的道路,我盈盈而踏,却闻萧声萦绕耳边,不禁循声望去,却只看一潇洒少年正陶醉其中,我不忍打搅,便在一旁默默欣赏,只可惜音律之物,我并不多了解,但如此之美景,怎可因我而碎?于是,我沿石盘而坐,静静听着这音乐,静静看着这少年。

一曲终,我回身欲走,不巧背后传来:如此美韵,为何要走?我轻轻转身,回道:君之音律可谓天仙之作,我一小女子怎能与之相较,又怎能乱加评判?今日搅扰,愧疚难安,若他日相逢,必定亲身而谢。

转身欲走,忽闻萧声又奏,我不禁低声吟道: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你却说道;这是朗朗白日,哪来明月夜之说呢?我俯身笑说:心有所想,才有所感悟罢了。你却对说:也不尽然,姑娘这是从何说起呢?我眉头一紧说:今日天色已晚,与君相谈不胜荣幸,但家母见小女子迟迟未归,怕是要着急了,告辞。你潇洒的放下萧,两眉一蹙:敢问姑娘的芳名?我闻之略作沉吟:相逢何必曾相识?

微风渺渺,我长舒一口气:何时能放下?!

为何这少年,在我的梦中出现?又为何我会与他相聊?又为何我会如此心神不定?难道,是上天注定?

我依着记忆寻白日那幽邃古道,这条路在这冷冷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深邃,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也禁不住这微风的游走,打了一个寒颤。

背后忽然有衣搭在我肩上,我不禁一惊:是谁?!又是那个明朗的声音:姑娘为何深夜走动?我转身作揖:长夜漫漫,心有所思,故特来消遣。君又是为何?如此萧索的道路,君为何半夜而踏?你微笑着说:寻佳人。我不禁疑惑:哪位佳人?是位怎样的佳人?倾国还是倾城?你不禁感叹道:倾城又怎样?倾国又怎样?倾国又倾城,佳人难再得!我感受到了你心底的那一丝忧愁,不禁也有同感,低声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你也抬头轻轻说道:是啊,同是沦落人。

一朵梨花飞舞而下,你拈在手指上,轻吟道: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我不仅对道:盈盈一佳人,卧于谁侧。

我们不仅相视而泣,互诉衷肠。

别了时,你说姑娘的佳人,我的佳人,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我叹息道:回忆不能触碰,也不敢触碰。

你突然说道:不如,我们忘记过去,如何?去寻找自己的心?

我眼睛一亮;君之语真是点醒了小女子,人生在世,不能只靠幻觉与回忆生活。

两个春秋之后,古道边,静静的谈着。

他蹙眉问之:姑娘此去,何时再回?我低头轻喃:恐怕不会再度相聚了。

那棵梨树,静静的守候着,只盼再度邂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