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鹤魂

她是来自大地的鹤。她飞翔,因为她热爱:她沉寂,因为她欢喜。她是天地间的不安的灵魂,她是大自然耀动的精灵。 

 

   可此刻,飞翔已成为她往日的情结。蓝天在她眼前飞快地旋转,白云在她羽毛上痛苦地翻卷。她的翅翼扑打着,发出悲痛的衰号。 

   胸前,刚刚穿过寻欢者射出的子弹。 

 

   她多么不愿意、多么不愿意下坠。风飕飕地在她耳边低唤,白云为她拭去惊慌的汗水。可她分明下坠,身不由己。 

 

   让她停留吧,让她寻找清静的湖泊、她故乡的芦苇丛。 

 

   辽阔的天空里,她如一片冬日的雪花,凄迷地飘落,薄雾哭了,泣出一片雨雾,阳光不忍了,躲进衰伤的云层。 

 

   她开始怀念水湄之上的恋歌,思念平静如镜的往昔,衰伤伴着绝望撕扯着她的心,记忆如秋日残败的落叶,美丽的往事纷纷凋零。 

 

   她飘落着。 

 

   前面烧毁的林木,身后是淹没的村庄:山地里奔走着哭泣的生灵,江面上漂浮着污染的泡沫。什么时候开始,这天空不再湛蓝,这雨水不再清润,这土地越来越少,这森林越来越蔬。辛劳的农人踩亮了每一个清晨,却走不出贫困和不幸:珍禽奇兽躲过了悠缪的天灾,却未躲过蛮野的人祸。 

 

   渐趋澌灭的难道仅仅是白鹤吗? 

 

   她愿最后一次轻盈的舞蹈,让善良和美丽再一次呈现人间。持枪的人,你黠慧的眼睛为何阖上,你的手心可曾颤栗?山脚旁炊烟下那惊呆了的女孩子,你可否肯竖一方小小的墓碑? 

 

   她渴望停留,渴望一方有力的臂弯,将她承托。 

 

   她痛苦,她挣扎,她舞蹈,她悲吟。 

 

   多想展开她的翅膀,飞向清新的天空。前胸已染成一片灿红,渗透着一只鹤深情的牵挂:鼻翼微微地翕动,喘出她最后的气息。一滴血 

带着她的悲咽和衰吟,燃成一片思念的红霞。 

 

   她听见草叶们伤悼的哭声,听见空山长长的祈祷:覆盖她吧,天空!还有大漠、还有沼泽。让一朵软弱而美丽的灵魂安息。 

 

   苍茫大地,只遗下几片殷红,几声空怅的回音。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