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又是糖人飘香时

时间犹如一例单向行驶的火车,去了,便没有回头再来的选择。过去点点滴滴的一切欢乐与辛酸,仅留于大脑的记忆深处……回首过去,悲喜交加。

由于父亲是位军人,多年来“南征北战”,一年在家中的时间是那么的短暂。在加上母亲为了工作,不得不远离故乡,去了南方的大城市。所以,我是个从小由爷爷带大的孩子。过去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没有多少钱买零食给我吃,只有在街头有用糖稀熬成的糖浆所做成的小糖人卖,爷爷每天干完农活,都会带上几毛钱,叼着他的大烟斗,抱着我去买糖人给我吃。那时候,我觉得这糖人,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每当爷爷看着我甜甜地吃着糖人时,都会露出慈祥的笑容,用没有剃干净的胡子扎扎我,常使我开心地大叫起来,痛但很开心。

如今,我早已经离开故乡,离开我那亲爱的爷爷,离开那在童年时最喜爱的糖人儿。来到这满街都是高楼大厦的无锡来读书,对故乡心里总有些不舍得。而对着五花八门的零食与甜点,我的心中更加想念着故乡的糖人,怀念那被爷爷抱起的快乐时光。

直到有一天,我从门外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是爷爷,是爷爷!他见到我时,再次向过去一样,用那尖尖的胡子扎我的脸颊。然后,又从那黑亮的大背包中,拿出了一把糖人儿,啊!是故乡的糖人,我的心情快乐得象一只小鸟,自在地在空中飞翔。爷爷笑了,笑得是那么的开怀……

至今,我仍保留着一个糖人,一直舍不得吃它,因为它是我所保留的一份对故乡的记忆,对儿时欢乐时光的留念。还有,对我那慈祥而又勤劳善良的爷爷回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