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雪路

已是深夜,轻合书卷,熄灯欲睡,闭上双眼,却无法入眠,仔细咀嚼,思绪如袅袅青烟般升起,浮想联翩。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孤冷的冬天,大雪纷纷,白色精灵们翩翩起舞,轻声哼唱着愉悦的冬季之歌。

寒风凛冽,听说你已经走了,心中怅然,快步跨上马背,挥鞭向前,原该是“踏踏”的马蹄声,却成了积雪的闷响。

来不及抖落身上的雪,沿着回环曲折的山路,快马加鞭,“友人呀,你在哪?为何来不及一声道别呢?”

延绵的白色山路上,一骑白马载着无尽的思念,在雪中狂奔,蹄起朵朵雪花,留下深深的蹄印。大雪依旧,寒风亦冷,思念更是深入骨髓,在略微冰冷的心里蹦着,跳着,冲击着。

“吁”,白马一声长啸,在寂冷的山路上久久回旋,执策而临,极目张望,连绵起伏的白色长蛇,纷纷的雪花,一点一点地给它裹上厚重的白色大袄,白茫茫的一片,仿佛置身于白色长卷,如画的雪,如诗的山,如歌的风,如书的路。

思念,寂寞,惆怅。

白马,冬风,长路。

挥之不去的孤冷,驱之不散的愁绪,轻叹一声,眼睛似乎透过白白的屏障,看见坐在马车上的你,不时地回首,张望,轻叹。

够了,这已经够了。

“别了,友人。”

调转马头,抖落棉袄上的积雪,雪纷纷落下,在风中展示着醉人的舞姿,裹紧大袄,再次挥鞭,“驾”,快马狂奔,依旧蹄起朵朵雪花,迅速消失在白茫茫的雪景之中。

纷纷雪,蜿蜒路,绵绵情。

深深的马蹄印在白色雪路上,蜿蜒着,直至远方……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