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梦里花落两三枝

三月的细雨,淅淅沥沥,缠绵着谁人心上的一缕思念?蜷缩在春阳的怀里,读你碧绿的素颜。   

    春光自是明媚了,远山自是青绿了,还记得起当初的足音走过那浅语的阡陌吗?都说这个季节咋暖还寒,分明暖阳已经朦脓了,却还固执的抓住残冬的袖子不肯轻易撒手,宛如一种思念在别离之后无谓的蔓延,走不过四月的冷峭,忽冷忽热,禁锢于纠缠不清的落滕。 

  春如期而来,可是还有谁能记得当初的盟约?景物依旧,人事全非,唯有那痴人在这万紫千红的春色中强说春愁。    

      想念一个人是怎样的滋味?问春光,问青绿,问花儿,春光说,想念一个人会有一些温暖的感觉,青绿说,想念一个人就会在心中留住一抹不变的容颜,花儿说,想念一个人就会在心中绽放最美的记忆,哪怕只是瞬间。 

这种种疑问在春风里奏响,唱出一首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歌,我想在歌声里找寻曾经丢失的片段,歌声断断续续,旋律停停顿顿,唯有一丝清晰的疼痛在心海忧伤的回荡。别去不是很久,别去却已遥远,这满是青草铺就的小道,我却再也丈量不出对你的思念。  

   这些花儿,开的那么盛艳,那么妩媚,也许在四月的一场霪雨之后,便会带着绮丽的梦,将缤纷摇曳,无奈离去,只等来年这个时节将美丽再度呈现。  

     花开终有时,你我却无期。  春是那么的美好,春又是那么的易逝。只是再怎么情深意浓,也逃不过散离。试问这春色,百媚千红的尘世里,有谁能挣脱风花雪月的虚妄?有谁能轻易斩断情丝的束缚?爱便是爱了,恨便是恨了,那些痴男怨女又有几人可以洒脱的放下?至少我是不能的,当爱已成往事,当你渐行渐远,我无法在春光里抛下一切,看桃红柳绿,莺歌燕舞。蜷缩在黑暗的屋子里,关了满园春色,静静舔砥自己一个个泣血的伤口。不问桃花,不问垂柳,不问春天,只放任自己的哀怨在午夜里肆意流淌。 

  文字里写几阙伤词赋予花瓣飘去,听一曲云水禅心,安抚躁动的灵魂,很短的时间里,或者就是那么一瞬间,仿佛便明白了,世间情莫不如这春色,来易来,去易去,时光终会将一切忧伤带走的。留恋的只是一场美丽的虚无,好像这春色一样,如春雨般绵绵的日子,还有待于在夏天里绚烂,秋天里收获,冬天里固守。即是难了这尘缘,抹不去花儿的容颜,何不象风筝一样自由自在洒脱的飞在自己的天空?一手带离忧伤,一手握住明媚,守住掌心里的幸福。  

    这个春天里,又一次闻到馨香飘扬在风中的味道,沉醉在春风里,沐浴上苍赐予的恩泽。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