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抹不去的光阴

记忆是时间的一道裂缝,在时光悄悄推移中,我们忘记了许多美好的故事,每当刻意去想起一件事时,却又记不起。你是否会留意并捡起遗失的幸福。
  那是一张老的暗黄,胶片膜层都快脱落,却泛着紫光的老照片。刻画着上世纪20年代与30年代的点点滴滴,最显眼的是三个女人,第一个穿着修身的白色如意襟旗袍,脚上穿着镶边的布鞋。她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头顶还特地的束了一朵花,很是漂亮。第二个女人脸上极是素净,不施粉黛却衣着精美。一件玉色滚边短衫,靠领口系了一个褶花,还有一个荷花边的裤口,淡雅清秀。还有一个中学生,只穿着一件浅色短衫和藏蓝色的长裙。
  素净的女人手上牵着一个害羞的女孩,她紧紧拽着自己的裙子边,躲在大人的后面。她是我曾祖母的姐姐。我的曾祖母被她的爸爸抱着,眼睛呆呆的望着镜头。
  听外婆说,这张照片是在她一岁的时候照的,家人团聚,特地去了趟照相馆。我说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是她的邻居,而那个中学生是她的表姐。
  “中学生后来去那儿了?”我好奇地问。
  “她家乡有一个远亲生了病,回去读书了”曾祖母摇摇头,似乎是在惋惜。
  “其他人呢?”我不甘心,想知道照片的故事。
  “日本人到城里来,大家都逃到郊区去了。”曾祖母顿了顿,拄着拐杖:“过去的事就不提了,算了。”
  时隔80多年,历史终没能保存。我再也没听说过那个年代我们家的故事,一切都如那些离开的人那般渺无音信。我也只能思索着,思索着那个年代的啼笑是非,思索着发生在那些人身上的事。谁也无法让时光定格在我们所爱怜地那一刻。时光流逝,无法留住这一切的一切。
  谁能看得清你?即非门楼的敛眉顺目,温柔敦厚,亦非红砖白石主楼的富丽堂皇,威严肃穆。我只记得,一名女子在雨后拾起一枚白色玉兰,芬芳沁骨。还有两名女子带着孩子们在园内侍弄花草,长时间地看着花开花落。看着夕阳为院子染上最后一抹金色。你们离我如此之远,如同遥远的星光闪烁,在百年那以前。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