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断肠声里忆平生

夜色如墨,沁着丝丝寒意,在无边的暮霭中缓缓舒张开来。我合上手中微微泛黄的纳兰词,干涩的眼眶不觉已氤氲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心里却还在默默吟诵着你——纳兰容若。

还记得曾经有人对我说:“纳兰的词,愁字用的最多,我真不明白,显赫的地位,贯耳的声名……他什么都有了,却还有那么多的愁怨。”对此,我只能浅笑置之,不愿多语。是啊,家家争唱饮水词,可纳兰心事有几人知?

你的一生像是一枚苦涩的橄榄,被放在一只精致的毫无瑕疵,却盛满了寂寞的水晶瓶里。御前侍卫,康熙宠臣,当朝太傅长子,满清第一词人……这一系列另人艳羡的光环如一个又一个沉重的枷锁,把你牢牢的束缚在瓶底。命运注定了你只能任理想聒碎在风雪马骑上,无奈地长叹:“浮名总如水,判尊前杯酒,一生长醉!”

内心的苦闷无处可诉,也无人能诉。于是,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你伴着摇曳的烛光,独坐案头,把满腹心绪化成片片凄艳绝伦的花瓣。轻轻拈起,铺展在凝练的宣纸上,惨然一笑:“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我读到了你呼之欲出的悲愤。为什么?你挚爱了一生的女子竟成了皇帝的妃嫔?一份堞纸,一道宫墙,旧使一切从此沦为回忆,只留下你伴着廊前失落的花铃,怅然自语:“的宣纸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谢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我读懂了你对远方友人的那一份诚挚。幸好,在这无恋的尘世,还有一段友情让你能够得到片刻慰藉。和他们在一起,你可以暂时避开世俗名利,官场物主,把酒衔觞,纵情叹一句:“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

然而,这一切欢乐都只是瞬息,欢尽人散,一依然凄寂。冥冥长夜,醉眼望着凄迷的灯花,无端酸鼻。

冰凉的夜风一点点地渗入心里,我不禁打了个寒噤,眼里早已盈满的泪水倏的滴落下来。一片迷茫中,我似乎听到了一段呜咽的笛声,没有千折百回的曲调,依然如泣如诉,如怨如慕,仿佛一个人在低沉的诉说着他一生的愁苦。容若,那是你的短笛么?

夜色渐深,我望着虚空轻轻呵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把纳兰词防回橱里。你那冷峭绝伦的词句就像一场开在水里的幻觉,另人心碎的意象迭起在握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容若,现在我还无法真正地读懂你,单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够看透你眼中流露出的悲喜,到那时,我将再次聆听你和着一只短笛,在寥廓的暮色里,低低地吟诵:“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