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家有三“机”和三“器"

我家有很多“机器”,不过今天要说的,却是我给爸爸、妈妈和弟弟的”外号”。

三“器”是自动播放器、储酒器和磨蹭器,三“机”是环卫清扫机、点读机和运输机。

自动播放器肯定是妈妈了。只要早晨一睁开眼,她的嘴就像自动播放器扭开了开关,说说叨叨,很少停止。妈妈有开门三件事:先说爸爸挣钱少,再说弟弟学习不用功,最后是我不听话。然后就是时事评论,不过是这里指的是我家里的时事,好像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让她反对似的,逐一进行批评。但妈妈在动口的同时,手脚永不停歇,收拾房间、洗衣服等等,样样做得井井有条,就像我们家的环卫清扫机。收拾完家务,妈妈还要去上班,而且我听说妈妈还是她们单位的技术能手和业务骨干。常言说“一心不可二用”,由此可见,我妈妈很神吧?

储酒器肯定是非爸爸莫属了。他以前几乎每天都要喝酒,还要振振有词地说:“我一个大男人,难道非要整天窝在家里吗?别人请我吃饭喝酒,我能不给面子?别人请了我,我难道能来而不往不回请人家?”看,还蛮有理似的。爸爸以前经常喝醉,因此是我们家共同声讨的对象。但现在有很大进步,能不去的饭局不去了,基本没有再喝醉过,大多数晚上都是出去散步锻炼身体。 

            爸爸学识很丰富,好像什么都懂,他就是我学习上的“点读机”,我学习上的难题,他都能手到擒来。当然,爸爸和点读机稍有不同。点读机是一问就答,而爸爸却总是卖关子,明明是一句话就能让我明白的问题,他却故意不直说,非要一步一步地提醒我自己想。爸爸总是说,让我当你的点读机可以,但我不能做你学习上的“拐棍”。

看到这里,大家大概都知道,剩下的两个绰号肯定是我弟弟的了。先说他的磨蹭:不管让他做什么,他总爱说“停会儿”,或者是“一直做?”,非要别人催几遍,他才很不情愿地去做。

在我快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家的各类“机器”还在永不停歇地“轰鸣”着:就听爸爸说:“我辅导加加的作文快写完了,朋友给我打三次电话了,约我去吃饭,再不去就不好了。”妈妈说:“就知道喝酒,喝醉了别回来。”爸爸说:“你放心,晚上加加和涛涛还等着我陪她出去玩呢。”妈妈又喊弟弟:“别看电视了,快去洗澡,在不洗澡,明天太阳晒屁股也起不来啦!”弟弟说:“停一会儿吧,电视正精彩着呢!”

看我家热闹不?真像爸爸所言,我们家虽然“机器”多,但离开那一部都难以奏鸣完美的家庭交响曲。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