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母爱犹如一盏灯

    打开记忆的门,往事如潮水般涌来。许多事,记忆已不太真切,就像沉在相册中那泛黄的相片—-星星点点,已不必在意。但有件事却深深地烙在我的心底,至今还记忆犹新。

    闷热烦躁的夏季,枝头的蝉在不知好歹地苟延残喘着,妈妈那熟悉的唠叨声,仍然是依旧不变:“好好看书去,有风不能穿的太薄。”我感到窒息。“关你什么事。”我甩门而去。死寂般的沉静,让我感到格外的轻松。而沉重的关门声还在死死地扪着我的耳膜,又让我感到一种莫明的烦闷与心痛。

    在同学家我玩得很晚。路灯拉长了我微胖的身影,显得那么孤单。在路灯的周围,许多不知名的虫子和蛾子杂乱无章地飞舞着,给本来就很烦躁的夏季增添了更多的苦恼。

    “妈妈在干什么?她还在生我的气吗?”我不由自主得加快了回家的路。我打开了门,屋里一片昏暗。我依稀看到沙发上妈妈蜷缩的身影以及从妈妈身上滑落下来的毛衣。我轻轻走过去,慢慢地捧起那件熟悉的毛衣,这不是妈妈时常熬夜并不断给我量身的那件红色毛衣吗?我顿时无语不尽潸然泪下。

      妈妈啊!现在还是夏天啊!我轻轻地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根长长的针,慢慢举过头顶,在窗外余光的照射下发出熠熠的光,显得格外刺眼,像一支利剑刺破炎热的夏夜刺破我幼稚的心。

     我不由自主地转过身,餐桌上是妈妈已经准备好的饭菜。在我常坐的桌子边上有一锥鱼刺,妈妈吃过饭了?我半信半疑地走了过去,在其中一个盘子里,是全部被抽出刺得鱼肉。

    此刻,妈妈的眉头轻锁着,我轻轻地抚平妈妈轻锁的眉心,抚平妈妈睡梦中的委屈和不安。妈!对不起!我转过脸,透过朦胧的视线,窗外的一排排灯在夜色中开放着晶莹的花,照亮着行走的人们,照亮着我的人生,我未来的路。那是永不熄灭的灯,为了我的爱,永不熄灭。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