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外婆的小提琴

外婆有把小提琴。

我还记得外婆曾经拉过它,那是在很多年以前,因为记忆极其模糊,我推断也就是我四五岁时的事情。

以后便再也没见过这把琴。

前几天的一个早晨,退休在家的外婆在朝阳初照的窗前静静得远望,手指扶在细白的瓷砖上,修长而微翘。我突然发现这一瞬间的美妙,我想到那手指是一种抚琴的姿势,我联想起她曾经是有一把小提琴的。

岁月如刀,半个世纪里风刻在她脸上的所有痕迹,在若干年后我细细默读的时候,都闪烁着金质的光彩。外婆是温柔的,如水的温柔使在十年浩劫中伤痕累累的外公,依然有幸福可依。外婆是坚韧的,她用柔弱的双肩承担起岁月的苦难,以一双纤细的手臂挽起我们这个贫弱的家。外婆是正直的,虽然生活艰难,却严格约束我们走正路,不贪外财,她教我们爱劳动,从小自食其力。外婆是慈爱的,饭桌上,夹菜最少的,盛饭最少都是她。

外婆是一根寂寞的琴弦,是吗?

每当我看见微微发福但已明显憔悴的她,坐在电视机前面发愣的时候;每当逢年过节或星期天我们整治菜肴,她却默默地端上一两样农家小菜;每当她瞧着她的外孙们玩耍却顺口叫出我们的小名时,我的心就抖个不停。望着她皮肉松驰的修长手指,每每我想到那把小提琴,那该是外婆曾经的梦想啊,她能忘记吗?

外婆伟大,却又是寂寞的,想到这儿,我的心禁不住又是一沉,我多想再看到外婆拉她的小提琴……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