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小城一梦

这是个宁静的小城,拉开窗帘,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眼,透过树叶洒落了一地的斑驳。有鸟儿在轻声吟唱,有孩子在奔走欢语。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不美好的只有我而已。背着画夹,穿过热闹的街道,这个季节的公园有些冷清,那些曾在这里嬉闹的孩子此刻正坐在教室里,只留下几个上老人或停或走。

枫叶开满园,风吹过沙沙的响,提笔画下这景色。不期的,一道身影闯进了我的画里,那么安静的背影,有些落寞、有些哀伤。

他是谁?从来也不曾见过。算了,反正也不认识。反正他也只是不小心闯进我画里的一个背影而已。我喜欢背影,背着画夹穿梭于各种各样的城市,画各种各样的画,我叫它们“行走的风景”。

小城的生活是宁静而舒缓的。连续一个月了,无论晴天还是下雨,他都能在每天不经意的便闯进我的画里。我决定如果今天他还能出现的话便为他画一幅画送给他。雨一直下,他一直没有来。命运就是这么的爱捉弄人,不想的时候总是出现,想了却又不出现了。今天过后,咖啡屋的工作转白天了,我想我们大概后会无期了吧。

结果,我又被命运捉弄了。才走进咖啡屋便看见了他,雨伞还是滴滴嗒嗒的滴水,湿了我裙摆。我的表情是呆愣的,那个样子大概很傻。他说他叫殷勤,很有意思的名字,我不禁逗笑:“何以道殷勤?”他说他是自由职业者,自由职业的定义是什么?我也算是自由职业者吧,但很明显不同于殷勤的自由职业定义。

他,穿州过省,写小说、画画、摄影、给人弹钢琴……甚至到建筑工地搬砖头,总之,只要能换钱的工作他都做,让人不由得不诧异于他如此缤纷的生活。接下来的日子,他又日日出现于我视线里。

殷勤喜欢喝茶,不爱喝咖啡,可却爱喝我泡的咖啡。我泡的一手好咖啡,可我宁愿在这里给人端茶递水也不愿意给人泡咖啡,除了殷勤。通常我泡什么他喝什么,可我没告诉他我也泡得一手好茶。也没告诉他,我的咖啡、我的茶,曾经只泡给两个人喝。相识后的殷勤是洒脱的,全不似画里看到的那样寂寞哀伤。他高谈阔论间眉飞色舞,自有一种神采飞扬,或温柔尔雅、或者慷慨激昂。我总是忍不住说:“殷勤,你不像流浪的人,你的激情在你俯瞰众生的时候一览无遗,你该是站在高处被人仰望的。”我不知道这番话我从何而来,我只是这么觉得,而殷勤每次听完都会沉默,然后开始转移话题。看,我以为我们是心有灵犀无话不谈的,但其实我们都彼此藏着秘密,藏着不愿与人诉说的悲哀。

“殷勤,你究竟有怎样的故事,你明明那么的光明磊落,为什么我却觉得你藏着天大的秘密?”“那你呢?你又藏着怎样的秘密,为什么你眼角眉梢里全是悲伤?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的不开心?”我沉默,我们都是藏着秘密的人,我们都交不出自己的真心。今天是我在咖啡店工作的最后一天,我决定离开这座小城了,可是在离开前我想告诉他那个我从来不曾对任何人说起的故事。我并没有告诉殷勤我的辞职,我想明天我出现的时候他会惊喜的。可当我满怀期待的明天到来了,我兴冲冲的拿着宣传海报去咖啡店的时候,却只看到一幅画孤单的躺在他每天坐着的位置上。

那是小城的公园,一个女孩在枫叶满园里画尽满园枫叶,已是深秋时节,她穿的有些单薄,裙摆被雨水溅湿染上污泥,她还在认真画着,眼角眉梢是化不开的哀愁,极是传神。那左手握笔,认真画画的女子不是我又是谁呢。原来那日他不曾出现是在画这幅画,同事说他本来在等我,可是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的神色十分凝重,匆匆挂了电话便走了,只是把画留在座位上交待同事我来了把画给我就走了。

海报滑出手里掉到了地上,那是我画展的宣传海报。那上面是漫天的枫叶,还有安静的背影。那是他,我想要送给他的礼物,我精心给他准备的惊喜。想让他去看我的画展,想告诉他,我是微凉,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夏微凉,是他无数次说起的那个用生命去画画的夏微凉。可是我们好像又错过了。

我曾经有喜欢的人,有最好的朋友。我们是最完美最默契的组合。我们一起走过很多很多的地方,画下很多很多的画。然后,这些画会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展览上,最后会变成钱来到我们的口袋。我们便会开始下一站的旅程,简单的快乐。我也会画下很多很多的他们,可我从来不舍得卖掉,我把它们一直留在展览馆里,让所有的人来瞻仰我的幸福。可是现在,那些画变成了钱,装进了他们的口袋。只是因为我手受伤了,不能再画了。可是他们忘记了,我的左手可以比右手画的更好的。

我没有办法去恨他们,因为曾经有太多的快乐了。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去原谅他们,我能选择的只有远远的离开,不想不见,骗自己什么也没发生过。那是我不愿回忆的过去,是我心里永远不法抹去的伤。这是我想告诉殷勤的故事,现在,也许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了。是我不够坦诚,如果当初不是刻意隐瞒姓名只让他随着大家喊“微微”、如果肯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如果我能勇敢一点,不是那么害怕再次受到伤害…我们也不会错过的这么彻底。

我改了画展的名字,改了宣传海报。新的海报上,依旧漫天的枫叶还有安静的背影,只不过远处多了个左手握笔的女子,她在认真的画着,她的画里画的正是这漫天的枫叶还有那安静的背影。海报上印着“小城一梦,左手微凉”——夏微凉画展。

画展持续了一个月,殷勤一直不曾出现。我等到心灰意冷,越来越糟糕的身体状况,父亲逼到了眼前,已经不容许我再有丝毫任性了。我妥协了,决定随父亲回去,最后一次来到我与殷勤初次相遇的公园,学校已经放假,孩子们又开始嬉闹,公园又热闹了起来。枫叶还在随风飘落着,伸手接住一片细细把玩。

我与殷勤的相遇便像是这名字一样,只是这个小城里的一个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只有伸在空气里的左手微凉。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