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樱之歌

      我和树枝是无果的恋人,他的身影永远那么笔挺,苍劲有力。可在百花齐放的早春,他的绿叶却那么的不显眼。

     我感觉到他的哀伤,毅然离开了木花开耶姬的怀抱,在他的枝头流连,绽出绚烂的樱粉,我想竭尽我所能,装点他,打扮他,让他更出色,引起人们的注意。

     终于,我遍布了他枝头的每一处,粉色的唇依然吻着枝桠间难以察觉的没开花的角落。

     可他总是那样的,沉默不语,修长的身影依然挺立。我想,只要我一直陪着他,他一定也会给我回应吧。

     于是,我不顾大地向我敞开的怀抱,日复一日地徜徉在他的枝头,望着树下来来往往的人影。

      第一天来了一对恋人,他们手牵着手诉说着对彼此的神情,我动容,散落了一地的花瓣,祝福他们能有长久的爱情。

     第三天来了一位老人,他望着簇锦团花的枝头,自言自语,我听见他逝去的恋人有着和我同样的名字,受宠若惊地落了他满肩的花瓣,想必他也有一段如花美眷的姻缘。

     第七天来了一家人,父母带着孩子和食物前来赏樱,微风拂过我的花瓣,我降下漫天花雨。似乎他们一家人都很高兴,唯有一旁的少女闷闷不乐,我落了一片花瓣在她手心渐渐冰凉的茶里,她幡然清醒,望向枝头,露出少女应有的美丽笑颜……

     又过了一天,树枝仍然是静默的样子,我的心渐渐有些失落,如树下一抹花瓣凋零。风儿来劝我走,我还是无法死心;大地再次向我敞开怀抱,我还是无法离枝头而去。

       风儿忿忿然地刮起大风,我猝不及防,只剩一只手臂拉住那冰冷的枝桠,我告诉他我要走了,他全无反应,我呼唤他拯救我,他漠然如水,我恳求他能拉住我的手,他依然那样在风中不为所动。我终于抓不住他的一片衣角,飞离了枝头。

       歌姬在树下唱起了《花吹雪》,我匆忙间拂过她淡妆浓抹的脸颊,在树干的脚下铺成了柔软的薄毯。

       我抬头仰望着他的脸,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决绝,我甘心成为供他生存的养料,在土地的怀抱里沉沉睡去。恍然间,又是一年春。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