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被骗

每一个人都可能被骗,被骗钱、被支使、被拐卖,等等,常有的事情。但我最忘不了的是一节体育课上,我被自己给骗了。

那次体育课上,体育老师让我们先跑操场两千五百米,这可是一个大数目,总的来说,是跑操场十多圈,学校长跑前五强也只能勉强跑一下,我们可是些无名小卒啊,哪能跑十多圈!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开跑了,班上的前五强们一开始就遥遥领先,各个都在向我们挑衅:他们可是田径运动会的种子选手,一个比一个强。

一圈又一圈,我终于撑到第六圈了。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极限了,我开始一点一点地缺氧,呼吸急促,眼花缭乱,快要倒下去了。

这时,大多数人趁老师不注意就慢慢地走着,好像在逛街一样,大摇大摆的。好不容易走完了第八圈,那些种子选手早就已经跑完了,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只有伯恩还在场地上走来走去,像金刚一样有不坏的身,有使不完的劲。

伯恩突然间向我走过来,整个面相凶巴巴的,跟监狱里的那些囚犯差不离。我不自觉地向旁边移一移,给他让点儿位置。他小跑着跑到我身边,停了下来,一只手架着我的脖子。我感到有个鬼魂的手夹着我的头,像是要取了我的性命。

“吕哥别来无恙啊!”我恭恭敬敬地问候他。要知道吕伯恩可是个“班霸”,没人若得起;又是运动会冠军,六年级的学长也都要让着他点,就连老师也怕他三分。他常常欺负别人,乘人之危,谁都得忍着点儿。

“我的菩提老祖呀,救救我呀!”我暗想道。可吕哥居然不打我,而是问我:“需要我背你吗?我还有体力,需不需要?”

我精神大振,想:今儿个吕伯恩是被谁给夺了魂呀,居然一百八十度地换了个人。我又想,会不会是在坑我呀?打算在背我的时候,突然间把我掼下去,或背着我往墙上撞,还是把我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再把我打废了?

我犹犹豫豫地说:“吕哥,还是算了吧。我自个儿能跑,不劳费您的力气了。”吕伯恩叹了口气,小跑起来,忽然丢下一句话:“你太不信任我。”

他又跑到一位同学旁边停了下来,交谈了几句,背起他跑起来了。

我看得呆了!这一回,吕哥没骗我,倒是我把自己给骗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