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悲惨的第一排

“啊!我何时才能坐到后排去……?”这是我在学校的唯一心愿。为何?好吧!只因我在第一排悲催的不能在悲催了,下面让我小小的诉苦一下悲惨的第一排生涯……

  小雪

  我们班很“穷”连无尘粉笔都没有。因此,教师里的天气总是小雪,每当下课值日生擦黑板时,前三排的同学便奔路而逃。但无奈上课时,没法逃跑,每当老师擦完黑板,我就悲催了,只感觉一片片轻盈的“雪花”直扑面颊,而后又渐渐散开,一股无奈直透心肺……粉尘弥漫,经久不绝,我的桌布上总是蒙着一层“白霜”。头发上也总是“白发苍苍”,无奈只能一天洗一次。没办法,纵然粉灰漫天,我们仍然得上课,时不时地吸点粉笔灰。

  近视

  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我的左右眼视力一直非常好,而上了初中,视力大跌,大夫高数我要常看远处,保持不让视力下降。可是,对于我来说,黑板是个十足的近物体,作为一个学生,我总不能不看黑板吧?黑板看久了,眼睛又累又干,想看远处,但几次都被老师当作上课分心,不认真听讲处理……

  监视器

  上课时,老是与老师面对面坐着,总是觉得怪怪的,老师那双“监视器”总是看着我。苦啊!上课时,小抄打不得,睡觉动不得,说话大不得,还总是享受着老师的唾液养颜。做题时,老师在一旁盯着,指指点点;嬉闹时,老师在一旁跟紧话题,随时插话道……,再这样下去,我看我离疯人院不远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