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少了两个铜板

自从上次端午后,我大概很久没见孔乙己了。原本我都要忘了他了——只是他还欠我十九个铜板。

上次孔乙己走后,应该说爬走后,我店里生意依旧。只是大家偶尔谈起孔乙己,我便也痛心起来——不是为他折了腿,而是他欠我的十九个铜板。不要怪我无情,只是这个阶段生意不好做啊。

有次出门,路上遇到一个乞丐,他不停的磕头,见到我,便不说话。我看他眼熟,但并没多想,便过去了。他又接着磕。

路上,我忽地记起他似乎就是那多月未见的孔乙己。我便笑,他会不会用“君子固穷”“者乎”之类的话来乞讨呢?他竟落魄到乞丐了,他的长衫已破的不成样子,仿佛身上裹着一层破了的、油黑的麻袋。

“我今天看见孔乙己了。”我对柜前的顾客说。“孔乙己?他不是死了吗?”“没有,他在乞讨。”“乞讨?也是,他断了腿,也不能偷了。”“是啊!”“再温一碗酒,跟我好好唠唠孔乙己的事。”“好嘞!”于是,我便让小伙计去温酒。

过了几日,我又见了次孔乙己。我向他要钱,威胁说若不给我钱,就拿鞋底子抽他。他现在似乎连磕头的劲儿也没有了。他眼窝深陷,头发像大风吹过的柳树似的,左边那只耳朵被人拽掉了,牙也掉了两颗,手上的老茧像大兵的靴子底那么厚——他这副模样,我就更不用怕他了!尽管抽他好了!可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他说:“先…先生,我们…认识吗?我、我还得朝您要钱呢!”而且此时围观的已有了些人,我也不好对一个老乞丐动手,于是我便抢了他的破碗。

回到店里一数,十七个铜板——我可老大不高兴,心想这乞丐要了一天的饭,怎么只有十七个铜板呢?太没用了。

第二天,有人在外面谈天,说道街头饿死了个乞丐,像是孔乙己——这是到近了才看出来的——他已脏的失了本貌了。

我心想幸好在他死前拿回了钱,虽然少了两个铜板。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