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野猫

  我尽量地把湿润胸脯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这样至少能让我好受一些,水泥地传来的冰凉感使我冷静了一些,我狠狠地甩了甩我那漂亮的黑色尾巴,表示我心中的不满。

  如你所见,我是一只猫,恩——一只爱干净的黑猫。

  但我不是家养的那些肥肥胖胖的猫,那种只会争着向他们主人献媚,乞求得到一些小鱼干的家猫,我是一只野猫。野猫寻找食物是很难的,有时候翻遍了整个垃圾桶和角落都找不到一些能下咽的东西,或者嘴里的食物被同类抢去。这城里的老鼠实在是少,溜达半天也不见一只老鼠的样子。

  前面那只猫想要抢我的食物。

  那只花猫很瘦,看起来也是很饿了,才跑来拦住我的去路,看它眼睛里贪婪的眼神,我紧紧叼着自己嘴里的食物,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得来的食物,怎么能轻易让给别人?

  我的耳朵背着,将背部紧绷着弓起,身上的毛一根根立起来,好吧,在外人看来的确是有些恐怖了些,我发出了低鸣声,想吓唬那家伙离开。

  那家伙并不想离开的样子,还向我发出威胁的声音,噢,好吧,既然你不愿意离开,既然你对我嘴里的食物垂涎欲滴,那我只好把你赶走了。我猛地扑上去,黑色的皮毛跟夜幕能很好地融合在一块,那只花猫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左爪搭在那花猫的脖颈,伸出锐利的爪子,指尖收缩着往下挠,那家伙‘喵’地惊叫了一声,挣开我的爪子,脚底抹油似得溜走了。我只是想赶它走罢了,并不是想赶尽杀绝,现在它跑了,真是可喜可贺。

  我趴在地上,啃起那味道不是很好的东西,但至少能下咽,流浪的猫狗们能对食物挑剔什么呢?能找得到就是上天最大的恩惠了。

  吃饱饭足,我用爪子满意地抹了抹自己的脸,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我转了转三角形的耳朵,反证我又没惹谁,待在这里又能怎样?想到这,我放松起来,对,就算是有谁来,关我什么事?

  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脸红彤彤的,穿着花色连衣裙,梳着两条油亮的乌黑的辫子。她身边是一个挺瘦的男人,穿着西装革履,还有淡淡的黑眼圈。那女孩发现了我,蹦蹦跳跳地跑到我面前,抱起我,对那男人说什么,男人很为难的模样,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想这应该是允许这小姑娘做什么了吧?小姑娘抱着我,自言自语地往一个方向走去,我没有乱打,因为这样我可能会被她旁边的男人打一顿。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房子,小姑娘拿出一个项圈出来给我套上,我很想挣扎,我是野猫,我需要的是自由,我可不能被项圈束缚住。可我怕爪子碰到那小姑娘,这样我的下场就是被打一顿然后被扔出去。我只是乖乖地站在那里,等待那女孩把项圈扣好。

  夜幕浓起来,小姑娘应该睡熟了,我从床上爬起来,很好,窗户是开着的。我撕咬着项圈,这玩意怎么这么难咬,我放弃了撕咬那项圈,下去再把那讨人厌的东西弄下来也不迟。我跳到窗台上,毫不犹豫地往下跳。

  猫都是有极好的平衡力,可以让它们在半空中调整方向,柔软的肉垫会让它们悄无声息地落地。我摇了摇尾巴,看着那房子,真是庆幸那小姑娘的房间在一层,不然我跳下来,肯定会受伤。

  我又花了一段时间把项圈弄掉,这东西终于从我的脖子上弄下来了,我又跳到墙上去,仰望从地平线升起的太阳。

  我——是一只猫,一只野猫。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