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寂寞边城居——读《边城》有感

我到过的江南小镇也可谓多矣,如今大多还是昔日的水村光景,只是再也难寻《边城》里的茶峒归宿。再望碧溪岨,两山篁竹,翠色逼人。当有一朵沾湿的手帕向你挥舞却又倏然收回,这才猛然醒悟:有一种等待是用今生。

湘楚之风遥遥吹过,吹不尽的是三年六月的月夜歌吟。那样的夜、那样的曲,使少女翠翠的灵魂为之升浮。两个兄弟天保、傩送以歌动情,博同一心上人。终于哥哥最先看破,将她大度地让给傩送。尽管如此,傩送还是没能与翠翠终成,读至傩送离城一节已不免令人感叹命运不公。其实,故事结尾虽感其未尽,这场等待却注定要倾耗一生。没有所宣倡的团圆结局,反以悲剧作终,更觉其爱坚贞不渝。寂寞的边城饱历太多世事,最后只留翠翠守外公的渡船。奈何渡尽良缘,苦恋待望今生!

寂寞,边城佳人绝恋!

以歌求婚、兄弟让婚、祖孙相依为命,这样淳朴的生命形态再次向对立的城市现代人格发起了冲击:古老的纯净心灵与至善的美德,在物质膨胀的当今究竟该何去何从?失落的不是一座边城,而是千千万神州大地上的古镇;寂寞的不是一个文化角落,而是全民族的整体领域。我怕,怕西化泛滥迷失了东方文化的自信,怕工业文明破坏了自然人情的质朴。再看小说里提及的湘西江边的傩戏,一个比祭天还要盛大的民俗竟然让许多文化人也不为所知,甚至曾一度被政府禁止。不重视继承文明的发展,该如何走向创新?一个有历史而且重视历史的国家,该如何继往圣绝学?值得我们再去索解这个谜。

寂寞,中华文化人格!

有人说边城就是象征民国时期的桃源所在。我向往沈从文旧居的凤凰古城,向往湘楚文化,更向往一隅人心古、思无邪的乡镇。我多想神游巴水蜀山,寻江畔一人家,登吊脚竹楼,闻悠扬长歌。我的心里永远有一座边城,或是杏花春雨江南,或是桑竹泡沫桃源,会让我像翠翠用一生去执守。生活的真谛正是这样:白塔下伴一位老人、一条黄狗,听溪水欢淌,等斯人归来!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