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旅人

我曾下了个决定,要在这最好的年华,出发去远方寻找最美的风景。

    走过高山梯田、大漠长河、雪原盆地,我来到世界第一长河——尼罗河。

    我赤脚漫步在尼罗河畔,远处隐约传来梵音,巨大而又波澜壮阔的尼罗河水面上,波动的水流将金色的阳光剪成一块块碎片,又将它片片拼接,构成一幅绮丽的傍晚江上景。河水在余晖下渐冷,微凉的河水漫上我的脚踝,冰冰凉的。

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嘹亮悦耳的歌声,我不禁为之驻足,顺着声源望去,见是一个年轻的埃及女子,棕黄的肤色,黝黑的头发。她坐在河畔上,正放声而歌,她额上的流苏随着她的歌声而摆动,余晖洒落在她美丽的长裙上,她微笑着伸出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轻扫河水,将河水拨开,清澈的河水润了她修长的手指,晶莹的水珠在她透明的指尖流连。她用双手向天空捧起一捧水,飞溅的水花朦胧了她的笑脸,任由水花湿透大半个身子,笑脸依旧。

    我眼前蓦地浮现这样一个场景,在一条蜿蜒的小溪中,几个稚童正戏水嬉闹。半掩面的夕阳将余晖送与他们,炊烟缓缓升起,如一条飘动的灰丝巾,向天空延展。几个孩子将水泼向半空中,溪水如春雨般温柔洒下,抚过每个孩子,他们湿了大半个衣衫,却相视一笑。笑脸依旧。

    这,不是我的故乡吗?故乡的小溪,故乡的炊烟,还有我故乡的伙伴……眼角闪烁着泪光,我迫切想要踏入那片安宁详静的土地,可我刚踏出一步。冰凉的尼罗河水告诉我,那,只是幻觉。

    是啊,我还要去远方寻找最美的风景呢!

    女子的歌声愈发嘹亮,她毫不吝啬自己的好心情,将它们分享给每个过路人。我静静听着美妙的歌声,望着碧蓝的河水,忽然想起一个埃及的传说。据说,喝过尼罗河水的人都会再次回到尼罗河,因为他们热衷于这片土地,他们愿意生生世世留在这儿。我是喝着故乡的水长大的,只是,我会再回去吗?我没有答案。

    走过尼罗河,我再度出发,去远方寻找最美的风景。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三十年过去了。

    我老了,白发早已数不清,脸上挂满了皱纹。这些年,我走过“最高冰山”珠穆朗玛峰,走过“动物天堂”亚马逊森林,走过“地球第一伤痕”雅鲁藏布大峡谷……我,没有找到最美的风景,于是我再度往远方出发了。

    这是哪儿?为何让我这般亲切?清风微拂,惹青树幽翠,开花草满地,引小溪潺潺,起炊烟寥寥。熟悉的笑声传来,几个幼童捏着风车笑着闹着跑来。这里,好美,好美啊。

    “这里是哪儿?”我拉住一个孩子,问道。那孩子回,“这是溪流村!”说完又笑着跑开了。

    溪流村?那是,哪儿,在我远方的宏图上吗?我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这个名字,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属于它的角落。

    猛地,我记起什么。泪水从眼眶奔涌而出,滴滴落在这片土地上。我回来了,我的故乡——溪流村。

    恍然大悟只需一刻,我这一辈子苦苦追寻的最美风景,它不在远方,它近在咫尺。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明明就在眼前,我却一味追寻远方。还好,最终我找到了你。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