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经典,传承文明

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小学

拥有的和不再拥有的

小时候,他是我的神,撑起了属于我的一片天。

依稀记得儿时的我每天放学后就一直坐在小区边的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会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中,耷拉着脑袋的我突然就跳起来跑到他身边,拉拉他的手微笑着不停地喊“爸爸”。他摸摸我的头,像变戏法似的拿出几颗糖塞到我的手上。在夕阳的余晖下,大手牵小手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童年,伴随着花朵、蝉鸣、落叶和白雪在那条路上,走到了尽头。

那份温暖,在初中的一个冬夜,迷路了。

风一丝不苟地钻进我的身体里。站在校门口看见对面的学生宿舍里的灯一盏盏熄灭,像我的希望一样一次次被点燃又一次次被扑灭。许久,熟悉的灯光照在我身上,它还是那么温暖,却暖不了我的心房。

打开车门一股刺鼻的酒气迎面冲来,使我冰冷的身体猛地打了个激灵。他,又喝酒了。车上一阵死一般的静寂,只有他呼出的酒精分子在肆虐地贱踏我的身体。

站在家门口我看见他跌跌撞撞地从停车处快步走来。当钥匙转开门锁的一瞬间,我转过身直直盯着他:“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将近四十分钟。明天,你不用来接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家。”他准备搭在我肩上的手顿时悬在半空,我顿了顿接着说,“我不需要一个酒鬼司机,更不需要一个酒鬼父亲。”转身,推门,头也不回地走进我的房间。那一夜,我哭了。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喝这么多的,我知道,这是作为应酬的一部分,但我忍不住。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放学来接我,直到第二年的冬天。

正赶上寒流来袭,刚出校门就看见母亲瑟缩地站在那儿等我。我刚走上前,母亲就把我带上了车。一路上还是和一年前的冬天一样寂静,只不过这片寂静却被三个电话打乱。刚走下车,他便把车开走了。我疑惑地问道:“妈,他一路上怎么接了这么多电话?”妈妈说:“你爸今天晚上本来要去捉犯人的,后来天气又降温,只好拖时间去接你。”我突然像触电一般,她接着说:“现在社会上的人好复杂,我们这里居然还有吸毒的。”我突然反应过来:他是名警察。

一晚上,我居然担心地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听到熟悉地开门声,隐约中感到有人在帮我盖被子,还摸摸我的头发。我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原来,这份爱一直都在。

点赞